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蔺靖]心猿意马

*敲黑板敲黑板!!千万不要被标题骗了

*这绝对不是一篇pwp

*这篇不算废话框也有4349字呢~

*依旧渣文笔,锅都是我的QAQQAQ

*对不起上一篇被屏蔽了,我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点QAQQAQ

……………………………………

1

  一眼万年,初见便已心猿意马。

2

  蔺晨把扇子别在腰间,抖抖宽袍,一刺溜从一棵柳树上直飞进言府后院,这梅长苏不让我来我有那么听话吗?

  今天是言侯爷生辰,宾客都在大厅恭祝,蔺晨琢磨着要不趁他们吃酒吃的正欢时去蹭一蹭。

  有人来了!
  蔺晨第一反应是啪啪扇子就甩人脸上,手已经摸到腰间的扇骨了,转念一想这怎么说都是别人家,还打伤人,要让长苏这小子知道了我估计直到翻案都别想出门玩了。

  蔺晨躲进柳树杈上,眼尖的看到居然是梅长苏走进了后院,身边没跟着飞流,后面紧跟着一人,背对着他,声音却是低沉好听极了“苏先生,这是何意?”

3

  看他的头冠应是当今受宠的七珠亲王萧景琰了。

  蔺晨看到原本背对着他的人慢慢转了过来,月光很亮,在他的鼻尖上跳舞,投下一小片阴影,是水光潋滟啊,可是没有水,全部是落进眼底的星星,颇有些雾里看花水中望月,跟戏折子里一样,不太真切。

  萧景琰,真是个好听的名字,人也好看。蔺晨觉得是个美人。

  后来回苏宅,梅长苏问他“你看到了。”

  蔺晨自然知道他所指,抽出扇子扇的大劲“忘了问他芳龄几许可有婚配了。”

  他很快释然了,不久便可以翻案了,他们两个应该不会再有来往。
  他自视潇洒,只要他不愿意,区区一介美人又能耐他如何。

  这人嘛总不能在一棵美人松上吊死。拿布拭剑的蔺晨如是想。

4

  只是很快就再见了。

  蔺晨又一次看到了萧景琰,当时是夜,虽有月光做媒,也不过只是看了个侧颜,如今再一次,真真切切地,面对面看见对方。

  蔺晨很想云淡风轻地跟平常调戏人家姑娘一样,想拿扇骨抵过萧景琰的下巴,想问他“芳龄几许可有婚配”,然后想象一下身居高位的七珠亲王当场被一个男人调戏得羞红了脸,可是面对这样一双水光潋滟的眼,他有些怵。

  萧景琰是第一次见蔺晨,而此时他注意力全在小殊身上,他有些激动,他在等蔺晨的答复。

  他看见眼前人启口“太子殿下,这林殊嘛……可以上战场,不过,我必须予以陪同,方可……护他安好。”

  蔺晨把最后那句“延命”咽了回去,是人终有一死,不过因果轮回,萧景琰不会不知道。只是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梅长苏不是要护他赤子之心吗,可是梅长苏去后还有谁可以陪他?

  蔺晨第二次见萧景琰,他觉得萧景琰有点可怜。

5

  第三次见面,就是出征那日,萧景琰在城墙上望着他们向远方的战场去,他着太子朝服,眼圈有点泛红,眼底有乌青,一看就是没有好好休息,这太监是摆设吗?
  此时蔺晨也已披战甲,衔军刀,他最后回头看城墙上的萧景琰,两人目光刚好对上,萧景琰了然对他点点头,然后,蔺晨遥遥看到,萧景琰流了一滴泪。

  蔺晨不知道那一滴泪竟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又或许不是那滴泪,仅仅三面,蔺晨也了然了,他这是栽了。

6

  行军途中总是比预想的要糟糕的多。

  梅长苏的身体本来就已是强弓之弩,这冰续丹药效虽好,但这反噬来得也是极快。

  “蔺晨……还不够,不够三个月……”梅长苏战甲来不及褪去,已咳得满胸口是血。
  “你给我老老实实闭好嘴了,要还说话你就别想回去见萧景琰了!!”蔺晨手上的白布忙帮他擦去盔甲上的血,把人手翻过来把脉,冷汗布满额间,他这回怕是……有心无力了。

  梅长苏最后趁着一口气跟他交代完了后事,提的最多的就是萧景琰“蔺晨啊,景琰不是笨,他……只是太倔了,跟小时候一样……倔水牛,你要帮……”我才不要帮他萧景琰,他是我什么人,我跟他不熟,要帮你自己回去帮。

  林殊终是得了,他本来就是从梅岭而来,做了十三年梅长苏了,他终究是要变回林殊回到梅岭的。

7

  金陵成了一众赤焰旧人的伤心地。

  蔺晨其实也不愿回到这里,只是他手中还有梅长苏留给萧景琰的锦囊,他也不想看到萧景琰的脸,他怕,他看了就不想走了。

  萧景琰已经登基,可他今夜面见蔺晨却穿的是还在服丧的孝服,一身墨色,脸色也不好看,蔺晨没忍住,拽过萧景琰的手给他把脉。

  “蔺先生……”今天才是萧景琰真正认真看过蔺晨。

  他面容娇好,尤其是那双含情的桃花眼,怎么看都带有风情。但是小殊跟他说过,这种人,看似整天游戏人间放荡不羁,其实他们才是看得最通透的人,所以他们只要动了真心,就一定不会再变心了。

  萧景琰那时根本不懂好好的为什么小殊要说这些跟政务无关的情爱些事,不过在后来他就懂了。

  蔺晨脸色有些黑,他问“你为什么没有好好照顾自己?”萧景琰现在已经贵为天子,他却总是会忘记改变尊称“我……我不是故意的。”

  “朕”这个字眼,对他来说还是太重了些。他不习惯,一辈子也不愿去习惯,人人皆说这帝王位最是孤独,他已经失去了旧识好友,很多很多,多年亲比兄弟的心腹现在是君臣之分,规规矩矩。

  他不想这样。

  萧景琰碰到了蔺晨,可谓是“柳暗花明”,现在已经没有人敢这么说他了。他请蔺晨先入座,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皇上可好?”“好……”

  “为什么不按时作息?”“政务太忙……”

  “那又……为什么不敢直视我?”“我才没有,朕只是,只是……”

8

蔺晨还苦皱着眉,只是一杯接一杯的酒下肚,这酒不烈,他却总是感觉有烈火在心中燃起,萧景琰啊萧景琰,你又为何这样总不让我放心,我怎么走?如何忍心走?

  “之前总听长苏说皇上原武将出身,只是不知道如今还能不能再一睹皇上武艺了。”

  “蔺先生说笑了,我武艺自是不及飞流,又何来在蔺先生面前班门弄斧呢?”

  “那好。”好什么?萧景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在出征的这段时间,萧景琰每每白天忙于政务,稳住朝廷众臣悠悠之口,伤心伤力,偶尔晚上有梦,便会梦回年少皇长兄还在那时的红衣飒爽英姿,红缨枪提起又落下,在血染的晚霞下血战沙场。

  他不笨,小殊这一去便是不会再不复返了,他也知道,当时蔺晨眼中的不忍,他们都想着护他,可是他也不想这样。

  朝局人心叵测,他自小便不擅长这般揣度人心,看不清太多太深的水,还不如血战沙场来得坦荡。如果可以,他想去琅琊山,去江湖各个地方,只要不是金陵,就好。

  金陵已经染了太多人的血了。

  “下雪了。”

  “朕……也旧闻蔺先生刀剑舞的极好,若是可以,朕也想看看。”

  “好,等陛下来琅琊山,草民一定舞剑给陛下看,只舞给陛下一人。”

9

  后来再见就是中元节了。

  是花开满城的日子。

  萧景琰来到林家祠堂,他往火盆里撒了一把艾草,小殊的头七他没得来得及祭拜,现在总是要好好陪他聊聊天,解解闷。不然小殊会怪我不够兄弟的。

  之后他又去了一趟苏宅,命人打扫打扫干净,他的府邸已经给了庭生作长林王府,只是连接两府的密道他没舍得让战英他们给封了。

  就当是给我留个念想吧。

  今晚他要在宫外苏宅休憩一夜,大臣们虽有疑惑也不敢多说,静太后听了,做了好一大盒点心,本想让萧景琰拿去给飞流那孩子的,只是又想到他们已经回琅琊山了,多了好些个,丢了也怪可惜的。

  “没事母亲,都带上吧。”

  可是后来真的是吃不了那么多了,所幸今天院内竟然飞来了好多鸽子,而且不怕人,萧景琰也乐的一个个掰成小碎块给它们吃。

  “皇上可真是好兴致啊!这么多点心不给草民留点吗?草民可是带来了琅琊山特有的桃花酿啊,不厚道不厚道。”

  “蔺晨,你怎么来了?”

  重逢是始料未及,不过幸好你我都别来无恙。

10

  蔺晨也有点惊讶,虽然他在琅琊阁派了特使特别注意皇宫这边的动静,尤其是有关萧景琰的,但是萧景琰跟他不谋而合实在有些始料未及。

  “蔺晨……嗝,他们都逼我……”后来的萧景琰抵不过桃花酿后劲,醉了,脸上红扑扑的,趴在桌上捉着蔺晨的一只手不放。

  “他们总会说,陛下陛下,此乃大议,望斟酌……什么啊,我也很累的……”蔺晨又没有忍住,拿另一只手指戳了戳他的脸,近的可以看见萧景琰脸上小小的绒毛。

  萧景琰捉住了那只手指,放到嘴边,蔺晨有预感什么事要发生,只是他也有些隐隐期待,他没有把手扯回来,任由萧景琰在上面亲了一下。

  “你带我去一次琅琊山好不好?”

11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萧景琰的发被浸湿,他也分不清这脸上是汗水还是泪水,快感来的太强烈,他放低了些,方便身后蔺晨出入的方便。

  他回过头去要吻蔺晨“嗯……蔺……蔺晨……慢一点,慢……”蔺晨不听,只是更用力地朝那一点动,他觉得,自己认识萧景琰也有两年了,加上听林殊治病时叨叨,竟也有十多年了,而自己在今夜才是真正地,在某种意义上,拥有了他。

  看花开,花开是他;
  看水浪,浪水是他;
  看风吹过耳畔,风里都是他的声音;
  看万里河山,万里河山都是他。

12

  往后的日子好似也没有以前那么苦了。

  大臣们私下只道这陛下近日些来脸色又好了不少,笑容也多了,暗戳戳地想递折子劝谏陛下重新立后一事,这前皇后薄命,只留下二子便撒手人寰,而当时正直战况无人敢提,如今是该提上议程了。

  “陛下,这立后一事……”

  “爱卿不必多言,朕……心悦于皇后,无意再立……”

  “只是……这……”

  “朕有些乏了,爱卿且退下吧。”

  换下朝服,萧景琰匆匆赶往芷萝宫,前些日子他以小殊故友之名,许了蔺晨“客卿”在宫内好生招待。

  只是这蔺晨哪是能闲的主,调戏得宫里小宫女脸红的不像话,人气爆棚,引得个个宫里的小宫女都恨不得长双翅膀飞到那“客卿”的卧榻之侧。惹得萧景琰总有种“后院失火”的感觉。

  “好景琰,你要相信我啊,不是我先招惹她们的,只是为夫长得太惹眼……”蔺晨被一脚蹬下床后一连几天没有进到萧景琰寝殿。

  后来,萧景琰让蔺晨去芷萝宫陪母亲说话,这蔺晨竟也不知是长了副讨人欢心的脸还是巧舌,整天逗得静太后眼角弯弯,好生喜欢。而静太后又属医女出身,得知这蔺晨便是当年救治小殊之人,又感叹连连。两人整天聊些什么医术行针之事,萧景琰听不懂,却也乐的在一旁听。

  对此,蔺晨表示“这不是要提前给岳母增加点好感嘛~”然后蔺晨又被蹬下了床,这次一星期都没有翻进去过。

13

  这么一来,时间都快了,蔺晨待久了,难免惹人闲话。

  萧景琰觉得自己是自私的,他不想蔺晨走是真,可蔺晨不得不走也是真。

  近来,越来越多的鸽子飞进苏宅,扑棱棱的白翅膀卷起些许灰尘,还有好几次,萧景琰都是看到的受了伤的鸽子,血染红了大半边的翅膀,蔺晨脸色凝重的给鸽子上药。

  但是每次看过信息的蔺晨都打哈哈跟他说没事,不重要。只是萧景琰知道,这蔺晨生是江湖人,而正是自己给他套的这枷锁,囚住了他。

  送别前一晚,蔺晨吻吻萧景琰的额头,帮他撂过眼前垂下的青丝。

  他抱着萧景琰说“景琰呐,你知道吗,我那时就觉得,我们两个这就是缘分,我在战场上,你在朝堂上,我还笑,我这一生,也算是跟你守护过同一个家了。”

  萧景琰蹭着蔺晨的肩窝不语。

  蔺晨走的无声无息,天亮后连枕边人的温度都没有,安安静静,萧景琰起来后没有什么波动,还是照常该上朝上朝,该批折子批折子,他还是那个勤勤恳恳的大梁皇帝。

  这短短一月,像是从回忆里偷来的,他只有把他放在心里一个很深很深的位置,每天都很忙,忙到忘记思念。

14

  往后的日子他再没有见过蔺晨。

  蔺晨说要带萧景琰去琅琊山的约定也没有实现。

  他没有看过蔺晨舞剑,没有见过他长大的地方,没有认识他很多很多很多。

后来再过几年,他传位给了庭生,只身一人,去了那个好像很远很远的,像梦一样的地方。

  先去霍州抚仙湖品仙露茶,住上两天,再绕到秦大师那里吃素斋,修身养性半个月。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当时蔺晨说的秦大师掌管,换了个年轻些的甄大师,是秦大师的直系弟子。

  然后再沿沱江走,游小灵峡,蔺晨说那座山上有佛光,不过他不好运,守了十来天也没有见着。
  再接着,他去了凤栖沟,也没有别人跟他看猴子,不过这猴子很皮,像极了飞流。
  他也不认识蔺晨的朋友未名,朱砂和庆林,也见不到面。他也没能有缘吃到小殊最爱的顶针婆婆的辣花生,打听说是过世了,萧景琰在那座亭前躬身拜了个礼。

  都过了这么些年了,物是人非。

  就像是蔺晨说的,等再走回到琅琊山,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可能是“近乡情更怯”,萧景琰把马牵在马棚里时,月光清冷,照见琅琊山山顶上常年不化的皑皑白雪。

  他睡不着,就坐在窗边看月亮。山间昼夜温差大,夜里下霜,打湿了他的头发,隐隐有霜花凝在他的眉上,和睫毛上,他也不去弄破它们。

  他这么些年,也有暗地里派人查过蔺晨,只是,蔺晨本就是做情报的,这些人还不够格。只要他不想让萧景琰找到,那他便不会。蔺晨也毫无一丝一毫音讯,仿若石沉大海。

  蔺晨早在几年前回到琅琊阁,因而琅琊阁从不涉朝廷之事,保持中立。而他在几年前陪同梅长苏攻打大渝,已而是犯了规矩,自然会有江湖人士看不惯找上门。

  他也不是圣人,大大小小的受了好些伤,最重的曾昏迷过大半年,后来别人都以为快不行了,他却也奇迹般活了下来,他只道,别透露消息,不能让萧景琰知道。

  如今又是一代人的光阴逝去啊。

15

  第二天,萧景琰上了琅琊山。

  “你在。”
  
  不过晚了点,没关系啊,不管蔺晨去到哪里,琅琊阁的鸽子还是会找到他的,萧景琰也会找到他的,这不是心猿意马的梦。

……………………………………
*这篇绝对爆字数了*罒▽罒*

*这篇脑洞比较早,然而洪周还在难产QAQQAQ

*我错了,真的被屏蔽了我就那么一点点QAQQAQ

*这篇蔺靖有后面一些部分有点参考另一篇蔺靖的《疏狂》,这位太太写的很棒,大家可以去看看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