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楼诚 [玄幻au]记得

*今天中元节,就当是鬼节贺文??!

*收到严霜本子心情好到爆

*依旧渣文笔,锅都是我的

……………………………………

  这个设定是大哥可以看到有关他的记忆的死人的记忆,(什么鬼?)而且这个时候大哥还没有明确对阿诚哥的感情

……………………………………

1

  明楼就是一个大号的时间胶嚢

2

  很说不清楚的,在那些不同的过往片段或是未来影像无数次像魔鬼般出现在明楼的梦里,又一次从空无一人的梦境中突然失重掉落深不见底的无底洞,然后一个鲤鱼打挺惊醒在自己的床上,看着对面镜中宛如从水底捞出来的人的狼狈模样。

  明楼觉得自己就是有病。

  刚开始以为是心里疾病,阿司匹林量又多了,也换了好几个心理医生,根本没用,片段一直出现,每次都清晰到深刻。

  更可怕的是,片段里根本就不是他,但是也有他。

  而且数量一直在慢慢增多。

  明楼费尽自己毕生所学也没弄明白这是个怎么回事

3

  久了之后,好像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明楼左手掌控的是别人的记忆,这个记忆范围太广,凡是跟他有过接触的人,而且,一定是死人。

  他大概是从回沪开始出现的这种怪状,第一个,是王天风。

  王天风,顾名思义,疯子一个。

  但是,明楼其实从心底里佩服他,像明台说的那样,“我的老师王天风,是一个铮铮铁骨的汉子。”抛开他们两个见面就掐的摩擦云云。

  然后,然后就会死更多的人。

  明楼不喜欢死人,阿诚也不喜欢,可是国破山河,可是热血沸腾,他们做不到袖手旁观,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战争只分离了人,幸好没分离了心。明楼如是想。

  他们明家,不管战争把人分离得多海角天涯,总归心是在一处的。

4

  后来是更多的人死去。

  他看见梦境中一身嫩黄小洋裙的汪曼春不谙世事的天真,亲昵地靠着他的肩膀羞红了脸,也看到了桂姨初到上海时明家给予她的帮助,她也曾经说过会用一生去报答。

  梦境里都是美好的,带着一点青涩与神秘,向明楼展示着白天看不到的世界,可是,梦又往往是相反的,它让明楼感叹的同时也向他血淋淋地揭示了,这个世道人心叵测。

5

  后来,明楼又发现了他的右手控制的是自己的记忆。

  也是天南地北不分篇章,可能今天晚上梦到的还是他去南京上大学那会儿为数不多的校园时光,明天晚上就会梦到他跟阿诚在雪夜里的对峙,冷的白雪,热的人血,一切单调不乏生硬。

  不过他总是控制不好自己右手的无名指跟小拇指,有时在梦里弯弯无名指,小拇指总会跟着一起弯,然后又会跳转到下一个梦境。

6

  日子还在继续。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下一个出现在他梦境中的人会是大姐。

  他那晚睡前就心神不宁,头疼反复几次。
  那时情况紧急,他跟阿诚都不敢回家,睡在办公室里,他动静太大,也是惊得阿诚醒了好几次,却在醒来后第一时间把看似永远温着的水连带着阿司匹林递到他跟前,水光盈盈地望着他,关切地问“没事吧大哥?”“要不要我给您按按太阳穴?”

  他总是没有办法去想阿诚,想着如果阿诚变坏了该怎么办,他的眼中对着家人永远温柔,对着敌人也是永远冷过冰霜,他打哈哈地跟阿诚说“阿诚,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阿诚不答话,可是明楼已经在他的眼中读出了答案,因为那是永远追随星星的眼睛啊。

  明楼再次睡下后,看到了未来。

  他看到了大姐躺着在他的怀里,她中了枪,心口流着血,可是大姐的表情告诉他的是她很幸福,她终于也算是为她的弟弟们做成了一件事。
她还是总多操心明台,总嗔怪阿诚太懂事,总爱赏他小祠堂的祖传鞭子,然后梦到的结尾是大姐带他们一家四口去拍全家福的场景。

  不出意外的,明楼在睡梦中流泪了,随即他立刻醒过来了,不做痕迹地拭掉了泪痕,一点声响都没有,没有吵醒阿诚。
  阿诚侧躺在沙发上,和衣而眠,昏暗的灯光衬得他很疲惫,可是他还是改不了的习惯,睡觉时下意识的抓住一片衣角,线条柔和。

  其实之前阿诚还是更爱蜷作小小一团,把自己整个缩成一团睡觉,因为这会让他更有安全感,只是后来为了任务方便,一起身就可以迅速作出反击,他不得已改了睡姿,只是在跟大哥同处一房,竟也让他感到安心。

  根据之前的种种迹象,明楼断定大姐将遭遇不测,他突然有点开始惧怕夜晚,惧怕夜晚的梦,惧怕梦到身边的人,在梦里对他语笑盈盈。

7

  大姐后来还是走了,他擦掉遗照上的灰,吩咐阿诚发一封电报给已经平安到达北平的明台:

“她一生都害怕失去我们,到头来,我们失去了她。”

  在这个晚上,明楼头一次做了噩梦。

  他梦到的是阿诚。

  就是在给明台发布解救劳工营的任务可能有变数的那天晚上,阿诚对他说“就算拼了我这条命,我也会完完整整地把他带回来。”
  他揪住了眼前人的领子,“你必须活着,他也必须活着,你们俩都得完完整整地回来见我见大姐。”
  阿诚说知道了,可是他却不再回来了。

  梦中的明楼几近绝望地跪在地上,看着面前人走前漂漂亮亮的小西装,此刻被几个丑陋的弹孔穿透,露出来的是血淋淋的口,一直流啊流啊的血,跟眼前人永远合上的双眼,明楼怕了。

  他真的怕了。这分明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了,阿诚也已经完完整整地把他跟明台带回来了,为什么,为什么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他几乎窒息。
  他分不清这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中了,这像是现实,又像是梦境,但真实的是他很痛。

  他的心很痛,他在那一刻终于想通了一个事情,为什么他总是控制不好自己的记忆,尤其是占大部分记忆的无名指跟小拇指,为什么无名指跟小拇指永远一起弯,他曾经偶然看过一次这里面的记忆,都是些他跟阿诚的,没什么好看。

  可是现在,他想他清楚自己对阿诚的感情了,这是一种名唤“爱情”的毒药,早已深入骨髓,深扎情根,一旦拔出,明楼觉得自己跟活死人也没有什么两样了。

  他们三重伪装,三面受敌,可是他却还能有背面是属于他的,还有阿诚的,他可以在与敌人周旋后卸下伪装来面对他的后盾,可以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自己揭开给他的阿诚,也可以在一个夜半时分梦魇惊醒就会有递上来的温水与阿司匹林,而阿诚亦如此。

8

  他们是彼此的救赎。

  就像天晴雾散,拨云见日,他找到了属于他的阳光,拥抱了他的阳光。

  就像无名指跟小拇指的约定一样。

9

  “大哥,你没事吧!”

  阿诚推开门,手里还是一杯温水跟阿司匹林,明楼满头冷汗,却在看到来人那一刻冷静下来,没错了,是他的阿诚。

  “阿诚,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啊!”

……………………………………

*爆字数啦ヾ(●´∇`●)ノ哇~

*其实这篇本来是想要写凌李的233333333333333

*果然还是写不来虐QAQ

*下一篇一定是凌李我保证,没有人催更真的炒鸡开心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QAQ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