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楼诚 可能是BE【假的】

今天做阅读题看到一篇聂鑫森先生写的《逍遥游》有感,,强调一下
本人政治历史日常废,渣文笔,有写得不对的地方麻烦大家帮忙提出来,我会改,感谢小天使们ヽ(〃∀〃)ノ

………………………………………………

1

  他已是韶雪满头。

  伏案在有些坑洼的桌前,黝黑的大手握着同样一支黝黑的钢笔,队里没有电灯那些洋玩意儿,煤油灯也很少用,而且队里几十号人,不可能就给他用了去。只好借着晨曦散散落落射进窗棂的微光,艰难地用几天粮票换来的纸笔歪歪斜斜地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钢笔年久失修,免不了落些锈,可笔尖是怎么也不出水,拧了几下,锈死了,拧不开,反倒是疼的他龇了龇牙。

  这儿的冬天就盛产冻疮,鼓起来,硬硬的,热了就痒的紧,又总是挠不着道,明楼大半辈子都没有挨过这种苦,久了之后反倒愈发平静,也就随波逐流去了。
  
  摆弄了好一阵,光亮越来越少,急的他额头已布满了一层薄汗,好在这笔还算硬气,还能用,这样就可以写信了。明楼心想,他还从来没有过像为一支笔而如此紧张过。
    他写,见信如晤,吾弟明台。

2

   明楼进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真要追究起来还真说不准。

  同队跟他当时一块进来的也只记得说他当时一看就是个标准的资产阶级,穿得跟上层社会那些个走狗汉奸一个狗模样,其实进了农场,谁不都会是一个样,一个下场。

  不同于其他人的,应该是明楼身上有种不可抗的威严气场,进了农场还是沉稳,他的背挺的直,如松如竹。

  别人背地里怎么说的他他也不是不清楚,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别人不都是说他是个大少爷,吃不了苦干不了活,骂他是汉奸走狗,他也不应不吭,挺老实的做着农活,整天喂喂猪,放放羊,挖挖菜,除开吃穿用度跟以前的没法比,日子倒也还算过得去。
   
  不过他队里有那么几个,劳改前是政府上的大官,还有的是某某校的教职工人员,他们的日子可就没有明楼好过了。大腹便便的,气质清高的,受不了的早就上吊自杀了,剩下的全都跟扒了层皮似的,见到食物就往前扑,什么气质见鬼去,活着才是硬道理。

  这么一来,队里的正常人也没有几个了。

  不过挺让他看好的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听说是个教书的,与他们这些个五六十的糟老头子关在一个屋,不善言语,脾气还挺倔,就跟阿诚似的。明楼想。

3

   后来,鬼使神差的,两个人分到放羊小组,久了,在队里也算是有个伴。

   明楼年纪虽大,但好在年轻时有过一番历练,身手还不至于那么迟钝,两个人经常边放羊边挖野菜充饥。

   队里人多,分配下来也没有多少菜了,逼的明楼刚进来两年就已经识得了不少野菜,但还是瘦去了一大圈,瘦了也好,这样血压没有那么高阿诚也不用总惦记。明楼想,现在刚好领领小伙子让他少吃点苦。
   衣服也总是潮,明明在北方,空气干燥,偏偏这衣服就是潮,还有潮味,又还薄的很,里面全是破棉絮跟大团大团的芦花绒,占了潮一点保暖作用都没有。

  久而久之,膝盖关节什么的也染上了一点风湿,一到雨季就生疼的厉害,明台曾回信过来说担心他的腿,不过明楼什么也没敢说。

4

   队里可没有眼镜跟阿司匹林这种洋玩意儿,明楼年轻时本就带了副眼镜,视力不好,如今也是愈发严重,须离得很近才可辨析清楚,稍远些就只剩模糊的轮廓了。

  而他头疼的旧疾也是愈演愈烈,久了神经衰弱得厉害,一点声响都能将他惊醒,一个晚上睡不了四五个钟头,而此时窗外的墨色未减半分,在等天亮的时间里就只剩浓浓的思念。

  他就望着空洞洞的天花板看,似是要看透去,看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人。明台半年前来信时提起已经有阿诚的消息了,现在应该已经跟明台曼丽他们在北京生活得挺好的吧。
    明楼盼着,望着,就想等着他出去了,去找明台,去看那个每夜出现在他梦中的人,他还有好多活想对他说,他想说,说什么,什么都想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只想见他好。

5

   为数不多的闲暇时,明楼也会跟青年聊点往事。青年名字还挺好听,叫杨立青,本来是说叫杨靖的,结果靖字写大了,小本本上就变成了杨立青。
    明楼笑笑,缘分这都是缘分。
    后来他们就会聊点文学艺术,杨青年很尊重明楼,总是“先生先生”地喊,明楼只听了一次就让他改过来了,说叫“老师”好了,杨青年如获至宝,眼睛噌的亮了一下,嚷嚷着要行拜师礼,明楼不做声。
    明楼真的是一个好老师,以前教明诚是,现在教杨立青也是,大姐常说“我们明家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北方呼啸的天不适合养它们,不过好在还可以养棵小白杨,一样的。
    明楼教的范围太广,从他教明诚念的第一本书,从《野草》《墓碣文》,从《资本论》,到后来被红卫兵押走前书桌上的经济学,天南地北地教,毫无章法。

  杨青年只是个小小的文学教师,又没出过国,早期的中国现代文学还可以,后面涉及范围太广,有些力不从心,学起来更是用心的狠,很像当年刚入明家的明诚怕自己不够优秀大哥大姐又把他丢回那个小黑屋的样子。

  明楼眼睛暗了几分,别过头去看蓝天飞过的候鸟群。

……………………………………未完待续……………

好了脑洞就到这么多先,后面的还需要想想(*/ω\*)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