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阿诚先生今年六十八,

阿楼先生今年七十七。

阿诚先生最近喜欢上了种花草,早早起来伴有晨露,低着身子在小院子里忙天忙地,惹得一身晨露粘在毛衫。

阿楼先生没有阿诚先生起的早,等到阿楼先生也起来了,两个人掩了门然后一起去巷子口的小店吃早餐。

小店地不大,但口碑极佳,两个人在烧起来的云云雾雾中找了个地,然后点了云吞(北方叫“馄饨”),等两碗云吞的功夫,阿诚先生顺便去旁边跟卖菜的阿伯讨价还价,又是喜气洋洋提两袋菜回来。

阿楼先生先吃上了,于是一边吃一边吞云吐雾,哈出白雾,帮阿诚先生的那碗保温着,放在背风的地方。

小店拥挤,有小孩子不时闹腾,将汤汁溅到阿楼先生的衣服上,阿楼先生不生气,只是觉得这件毛衫还是阿诚先生给他买的待会免不了被说。

小孩子战战兢兢前来认错,低着头乖顺得很。

阿诚先生回来了,看到阿楼先生和小孩子玩起来。阿楼先生偷偷捏他的手指对他说“你小时候也这样。”

…………
吃早餐的时候乱写一通

准备考试下星期不更先啦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感谢小天使们的观看

评论(29)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