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凌李]姗姗

*今日份BGM《姗姗》-金玟岐  吼吼听!

*这篇字数算上番外一起3000+!!

*提前祝圣诞快乐*罒▽罒*

————————————————

1  

开始,凌远是怨李熏然的。

他怨李熏然为什么在他人生中迟到了二十多年才出现。

他是他的姗姗,姗姗来迟。

2  

“你好,我是李熏然。”眼前的小孩朝气蓬勃,朝他稍息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对脸上噗通冒血的伤口置若罔闻。

凌远点点头,像是个大家长一样,让他安分点坐在椅子上,转身去拿玻璃柜子里的酒精和棉花团。

“你是便警?”拿过东西转身合上柜子,又发现好像待会要去骨科那边对一下新进院的两个病人,又折来,开另一个柜子拿表。

柜子边有面镜子,凌远看过去,不出意外的,两个人的目光交集,李熏然坐在椅子上背挺直,倒像是僵了,见凌远看他,又好像是紧张,手攥着裤缝,抿着嘴也看凌远,却不躲闪,亮亮的眼透露出期待的光。

凌远无声地笑了,倒还真是个小孩,还挺乖,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搞得像我要吃他一样。

“你应该还是警校的吧。这次医闹,谢谢。”这次凌远音量提高了些,好让李熏然回神过来。李熏然啊了两声反应过来,狂点头,又咧嘴大大地说再过些日子就毕业进警局了,也是为人民服务,不辛苦不辛苦。结果牵动脸上的伤口,这会才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别动。”语气是不容反驳的,却又是温柔的。李熏然迎过他的目光,也不敢做声了。凌远走近些抚上他的脸,在伤口处流连,拿过镊子拑着棉花先就周边血迹拭去,“伤口有没有扎进玻璃渣?”李熏然下意识摆过头去思考,当他开始想点什么的时候,总是不自知地作出这个动作,后来被凌远一点点扳正过来。

凌远作势轻轻用手敲了一下他的毛茸茸的头,“不是说了别动。”李熏然刚刚有些松懈的肌肉又绷紧,眨巴着眼对凌远说“我忘了。当时情况比较紧急,就……一个眨眼玻璃就碎了,我都没注意脸被划伤。”凌远的眉毛微不可见地皱了一下,从办公桌抽屉里又扯出一包医用消毒棉签,然后说“忍一下,我会挤一下伤口,把瘀血跟可能混进去的杂质清理出来好消毒。”

李熏然快速眨了几次眼算是认同。凌远在挤压伤口的时候几次不可抑制地斜眼看李熏然,两人离得近,近的可以细数李熏然脸上绒绒的细毛,李熏然放心地闭着眼,只是扑棱地睫毛难以掩饰内心的想法。

凌远又是笑笑,想他是紧张呢,还是激动呢,反正不会是怕,这对一个即将毕业的警察来说算不上什么。
   

“好了,用酒精消毒会有点辣,但是如果你拒绝并想多花钱打一针我们院的破伤风的话,我相信医院收费处会很欢迎你的。”想了一下又从医用柜里拿出医用纱布和药,怕这小孩脸上留疤,“还有就是别动,如果你想在脸上留疤的话……”

“可是三哥跟我说过,你留的疤是作为一个成熟警察的标志和象征啊!”李熏然听得认真,虽是闭着眼睛却更毫不掩饰的直直像是盯着凌远。

凌远嘴巴上毒着,手上动作却也不自知地慢着,怕李熏然喊疼。先用沾了酒精的棉花团轻轻按压伤口周边,待李熏然适应了一圈凉丝丝的触感后,猛的一挤压,在李熏然惊呼之前一并将瘀血和杂质清理出来。伤口有点大,酒精之前沾少了,凌远熟练快速地打开消毒棉签两支并在一处再沾了酒精,又狠狠挤压伤口二次清理,末了求掉这支棉签换上医用纱布包裹着好好的。

凌远依旧严肃认真,假装没有看到李熏然红通通的耳朵,和眼前人手下紧攥着的折痕。也假装没有察觉在看到李熏然的笑脸时内心的一阵触动,如点点涟漪轻轻划开小封口,躺了个李熏然进去。

这小孩。凌远扬起嘴角,望着受了伤还蹦蹦跳跳开开心心出院门的小孩如是想。

这是他第一次相信,世界上真的有会说话的星星。

3

小李警官跟凌院长真正的故事是从一个创可贴开始的。

  过了些日子,小李同学正式成为小李警官,脸上没有留疤,依旧光鲜亮丽出门可以吸引一条街的姑娘。凌院长依旧不苟言笑,勤勤恳恳,是全院小姑娘争着相亲的对象。

  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这场重逢,李熏然这时换上了警服,跟随薄靳言来医院作受害人笔录,在看到凌远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就连手上还沾有些受害人的血都没有在意,摘下帽子还是有些莽撞地朝凌远小跑去。

  凌远在跟赵启平讨价还价请假休息的事,他的小师弟不知怎么跟他老友谭宗明勾搭上了,两个人一合计一起坑他,大手一挥说是去度度假培养感情祸害一辈子去了。

  后来凌远也不太清楚自己这算不算是卖师弟了。

“嗨,凌院长!”李熏然待他们谈完后才走上去,跟凌远打招呼,凌远在脑中迅速搜索了一下小警察的名字,是那个小孩。“我是李熏然。”李熏然又是一个稍息立正敬军礼,咧嘴笑得刺眼。

“嗯,你手怎么受伤了,要不要我帮你清理下伤口,或者你想去护士站那边让人帮你清理也是可以的。”凌远捕捉到小警察的袖口和手掌上的斑斑血迹,下意识想握住他的手仔细查看伤口。

跟上次凌远触摸李熏然的脸感觉是不一样的,李熏然一碰到凌远自然绷直身子,蔫红了耳尖任凌远握着他的手查看伤口。

“还行,就是伤着手指了,你手那么好看,应该好好保养才是。”凌远对他温柔笑笑,随手从白大褂里抽出一片创可贴,在李熏然眼前晃晃,“给你,以后出任务别那么莽撞。”

李熏然后来捏着那片创可贴在大厅发愣,然后牢牢放好放在口袋里,留着手上的伤口,厚脸皮地去凌远办公室敲门。

“凌院长,我……不太会弄创可贴。”这么拙劣的谎话也就李熏然能想出来了,他正低着头,半个身子躲在门背后,露出受伤的手指颇为懊恼地对手指。

“我……贴了之后,贴不对贴到指甲上了,指甲……缺氧!”

这个事情在后来被赵启平得知后列入了他的十大笑料之一。

凌远哑然失笑,为了不让他的小孩尴尬,将人牵进办公室,认认真真,从头到尾检查了除了手指上没有别的伤口后,再认真帮他消了毒,顺带教李熏然贴创可贴。

凌远真正牵住他的手,在李熏然闭上眼睛时,两个人交换了一个带阳光味道的吻。

4

后来两人搬进新家,在单人沙发那角特地添了一座落地灯,那时李熏然抓捕犯人都是半夜多,到家都不是天蒙蒙亮就是漆黑一片。

凌远不怕等,他觉得等是有意义的,就像李熏然也不怕受伤一样,受伤都是有意义的,为人民服务,哪里来的辛苦,就是这个李熏然,就是这样的一个李熏然,永远是想别人更多,想自己更少。

在等李熏然的时间里,凌远爱在那一角开着灯看看书,那灯是靠窗户的,等李熏然一到小区就可以遥遥看见,在寂寂无声的夜里有一个凌远在等他回家。

偶尔两个人换一下角色,是李熏然等凌远回家,李熏然没有那么好的兴致会在那里摊着本书看,他自己又是的多动症,加上白天那么累,没等到凌远自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可等到第二天早上,又是在大床上醒来的,凌远在一旁,可能是感受到怀里的茸茸动来动去,一个大手盯住那个茸茸,牢牢地在额头上印上一吻,说“早安。”

每逢这个时候,李熏然都恨不得国家禁止凌远用气声说话。

但李熏然又觉得,能和你说“早安”跟“晚安”的人,睡前最后一句是你,醒来第一句也是你,足以看出你在他心尖的位置,他觉得,这样的人,是可以过一辈子的。

就像偶尔那晚两个人都有空,但也只愿窝在这个城市属于他们两个的小房子了,开一盏灯,凌远看书,李熏然看他,也不会觉得腻。

李熏然把下巴搭在凌远腿上,就这么目光盈盈的,抬头看向凌远,忽然说“远哥,你知不知道”却又没有了下文,李熏然调皮地眨眨眼,想卖关子又自己忍不住“如果你踩了一个人,一个你很喜欢的人的影子,那你就会一辈子守在他身边。”

李熏然跺跺脚,“看,我正踩着你的影子呢,你要陪我一辈子了。”

5

李熏然越来越忙,凌远也越来越忙。

李熏然大大小小的疤留在身上越来越多,凌远往家里添置的医药也越来越多。

但是他们之间,不咸不淡,可能还有些拖沓的爱情,遇见彼此,只要人是对的了,就不会姗姗来迟。

6

某年月,打算继续互相祸害一辈子的谭赵在朋友圈里发现李熏然最新的那么一条:

和凌先生三年了,总是什么都宠着我,把我当做孩子养,天冷了会提醒我记得添衣,也是会帮我捂我的冰冷的脚,吃东西都点我喜欢吃的,想到什么好的总是想着要留给我。三年,我希望我还能和凌先生度过很多的三年。

赵启平拿小腿蹭蹭他,你看我师哥,你什么时候能跟他一样。谭宗明不厌地捉住捣乱的小腿,那我们明天就去。

最新朋友圈的下方,是赵启平和谭宗明的评论:祝新婚快乐。

 

——————————————

*圣诞贺文提前发啦!在学校不能发抱歉

*因为有小天使说都没有写过虐,所以这篇原定的是写虐的,只是自己写着写着就甜回来了QAQQAQ我结尾都想好了!!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文笔渣渣,最后感谢小天使们的观看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