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赵启平在遇到谭宗明之前,想着说一定要找个不吸烟的人。

不论是从职业角度还是从自己本身,他总觉得烟草里的尼古丁涩的发紧,光是闻着就觉得苦,又呛人。

后来工作压力太大,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养成了做完手术上天台抽那么几支的习惯,他现在已经可以很熟练又不会呛到肺的吐出烟圈了。一只手抽着一支,还有一支别在耳朵上。

一般做完手术都是半夜了,夜里天台风大的很,冻得他鼻头发红,风吹过来,带着缱绻的烟,扑到脸上。这时候他又觉得,烟真是个好东西。

可是认识谭宗明以后,赵启平想,为什么有人可以连抽烟都不呛人。

谭宗明应酬多,酒局上难免要有些不可推的。不过他们抽的都是大牌雪茄,食指和中指夹着,烟卷里冒出的是浓浓的烟,堪堪遮住墨镜下的表情。

赵启平刚开始认为,一定是他们的烟比我的烟贵。后来呀后来,这是不可取的。谭宗明就是谭宗明,雪茄也不可能会变成香烟,也只有谭宗明,可以连抽烟都不呛人。

又不仅仅是谭宗明,每逢他酒局回家,尽管满身烟草酒气味,赵启平都一一是尽数吸尽,一点也不呛人。

————赵启平在遇到谭宗明之前,想着说一定要找一个高高的人,起码得配得上他。

高的人多好啊,腿又长,走路又带风。赵启平和所有每天疯狂迷恋他的小迷妹一样,期待着他的那个他穿上白大褂走路带风。嘿嘿,最好还是要像衣架子那样的比例,穿什么都好看。赵启平又嘿嘿嘿。

他和谭宗明都是很高挑的,放到扎堆的人群中,也可以一眼瞟见的那种。对此赵启平表示,还不是你小爷我长得好。当然他也没有说谭宗明长得不好,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赵启平又表示,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吃死在谭宗明的颜上。

据说谭大鳄早上来医院的那一天,全医院的小护士们都为之疯狂,说着今天来的大鳄好帅好高什么云云。于是被抢走了风头的赵启平很不爽,不爽。

可是认识谭宗明以后,赵启平想,为什么连几厘米的高度差也觉得很可爱。

他们两个相差不多,赵启平又觉得相差太多就不太好。废话,相差太远了对视接吻时看不清谭宗明的脸怎么办?

————赵启平在遇到谭宗明之前,想着说一定要找一个瘦瘦的身材好的人。身材好又养颜。

他虽然瘦,但平常也有在锻炼,只是腰细的没法说,而且他这体质是怎么吃都不胖。于是他又多了个妇女之友的称号,医院里有小护士要加他微信,说要让他传授减肥秘籍,他欣然。

其实刚开始认识谭宗明的时候谭宗明也是瘦的。当时真真是个衣架子了,让人移不开眼。至于后来,谭大鳄为了追小赵医生,陪着小赵医生几乎把海市的小吃都给逛遍了,不惑以后,身材渐壮体重飙升的事暂且不提。

可是认识谭宗明以后,赵启平想,为什么一定要瘦瘦的呢?胖一点才可爱嘛。脸那么软,那么好捏。

————赵启平所预先设定的所有的最好的标准

再遇到谭宗明以后

所有的标准都是他有的样子了

——————————————

*高产的麦子*罒▽罒*明天回校了。也是网易云的暖评论的启发,有改动

*今天早上翻电视,发现辽宁卫视在播《伪装者》,今天下午翻电视,发现广东和江苏卫视也在播《伪装者》,然后码字去了(❁´︶`❁)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ω\*)

*最后,感谢小天使们的观看(*/ω\*)

评论(1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