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谭宗明一路从美国飞回海市,都来不及回佘山的家,顶着一双熬红的双眼,他没敢告诉赵启平。


  两个人分离了大半月,隔着12个小时的时差。思念成风,扩散到夜,晚晚吹过耳畔。


  或许他一定要是见到了赵启平,才会觉得安心,一定要看到了那双亮亮的眼,眼角的折皱,他才会觉得安心。又或许感情就是这样。


 

  他也没敢给赵启平打电话,因为他知道他的小狐狸第一时间一定会把他赶回家睡一大觉。到了第一医院的门口,迎着人流,他搓搓手,还是决定从车里拿出口罩戴上。


  口罩是小赵医生买给他的,看起来有点滑稽,像一只敞开肚皮打滚的大鳄。他问小赵狐狸怎么突然要买口罩给他,小赵狐狸得意地扬扬手里的另一个,像红狐狸的口罩。“像你呀,谭大鳄。”


  这个转季的时候,最容易碰到急诊,医院人流量比平时多了一倍。他走到骨科门诊,意外的发现,小赵医生没在里面,他看了看值班时间。是这个点没错,一问才知道,今天上午一个急诊,一个电话就把熟睡的小赵医生请到急诊室,现在还在作收尾工作,让人给顶着。


  “小朋友,你怎么了。”谭宗明转头循声望去,赵启平戴着白色口罩,努力弯下身子与小朋友平视。白口罩遮住了大半个脸,笑得灿烂。可眼底是遮不住的暗沉。


  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了,这一看就是连胡子都没有刮干净就赶来了。谭宗明不免伸手到空气中,想摸摸赵启平的头毛,不知道他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晚上还乖不乖,不乱去外面泡吧,以及,他有没有,也很想我。


  赵启平从口袋里掏出动物指套来,一只狐狸,一只鳄鱼,套在指上,逗小朋友玩,两个玩偶并在一处,像是一对。


————很意外地,今晚回家,会有人等他。


  赵启平有些愣,灯光的暖意暖的不太真切。他也想象过,会有一盏灯,会有一个人,会为他洗手作羹汤,灯光暖暖,岁月静好。


  谭宗明有些慌忙的将水直接抹在围裙上,软了眼角,走过去想摸摸赵启平的头,又怕手太脏了,赵启平盯着他,目光如水,不做声。


  谭宗明叹了口气 “回来啦就好。”用尽力气,将小孩抱在怀里,是扑鼻的柠檬洗发水的香味。他用力吸了一口,好像要将赵启平整个人吸进怀里。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也不说话。


与其说抱着,也不如说是僵持着,于是谭宗明先败下阵来,用他的嘴唇,轻轻滑过小赵医生的嘴唇,最后一翻舔咬,算是屈服。“好啦乖啦。”


赵启平的眼睛一刻便亮了起来。“嘿嘿我赢了。”


“不算不算,快去洗手,吃完饭了再比。”


见面了也不说想念,因为见到了,心里就再也没有一处空隙去想想念了。


————“他们说,眉毛浓的人重情。”


谭宗明手上拿着刀片,似有似无的刮过赵启平的眉峰,赵启平闭着眼睛躺在他怀里。感觉痒痒的,赵启平不安的动了动身子。


“别动,小心刮伤你。”“你不是说好要帮我刮胡子的吗?这可是惩罚,不准抵赖。”


谭宗明在他眉间印下一吻,笑着说好不抵赖。


谭宗明分寸有力,把下巴底下冒出的青都刮得干干净净,也顺带把嘴角的泡沫给洗掉,偷到了香吻一个。赵启平不服,也亲回去。


一来二去,都被勾起了火。


“我好累的,不想动。”赵启平偏过头去,蹭蹭谭宗明的手背,脚趾似有似无的滑过谭宗明的小腿,眼里是欲,也是矜持。


气氛到了,谭宗明把话接下去,“没关系我帮你。”


——————————————

*如果我ao3弄得了……


*是不是很高产ww嘿嘿我们这边放假,四天


*依旧渣文笔,请见谅QAQ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评论(2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