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谭赵]

十年前,夜晚11度的天。

谭宗明还没有成为谭大鳄,小赵医生还在实习。两个人都是穷的,身家除了彼此就只有一辆电瓶车。

身边呼啸过一辆轿车。他们是慢的,而车是快的。

谭宗明唯一的围巾围在了小赵医生的脖子上。小赵医生唯一的耳罩戴在了谭宗明的耳朵上。可是风还是可以从其他的地方灌注。刺骨无情,冷的彻底。

轿车飞过的时候,掀起大片的灰尘。谭宗明听到小赵医生在背后压抑的咳嗽声。

他想啊,他这辈子一定要挣好多好多的钱,不能让小赵医生跟着他受委屈。

轿车越过他们,转进了隔壁的一处别墅区。谭宗明速度又调慢了一些,从外面看进去,灯光熠熠,还没有到圣诞节就已经有圣诞树了。

他想啊,何止一个别墅,以后,这一片别墅区都要是小赵医生的。

赵启平环着手围在他腰间。手伸进的口袋一点也不暖。可是他还是会装作是很暖很暖的样子,因为他怕谭宗明担心。

刚才他咳嗽的时候,他就想啊,他一定会好好实习,一定争取当上主治医生。等他有工资了,第一时间就要给他们买一辆敞开的车,一边开车一边开暖气。他还要在车里吻他。

赵启平的眼角湿润了。谭宗明问他怎么了,他却说是刚才咳嗽咳的。眼底是赤诚的,无法不让人相信。

两个人的心里都有秘密。为爱而生的秘密,以情贯注,至死不渝。

————十年后,夜晚11度的天。

谭宗明成了谭大鳄,小赵医生成了赵副主任。

身边也呼啸过一辆轿车。不过这回他们是在车上了。宽敞开着暖气。

谭大鳄身家百亿,小赵医生也工资可观。十年的岁月开始爬上眼角,只是这时候再见,两人的身家都少了彼此。

但亦是岁月里最温柔的模样。

十年前不会有人知道谭大鳄,在11度的天里,用电瓶车载着他的小狐狸回家。十年前,也不会有人知道赵副主任,在11度的天里,坐在电瓶车的后座,围着他的谭啊明回家。

到了现在,他们已经丢掉了电瓶车,连带着唯一的围巾和耳罩。没有灯光,没有圣诞树。

心里的秘密已经实现了,为爱的人的秘密,但人却不见了。

————再二十年后,夜晚11度的天。

谭大鳄成了老谭,赵副主任成了老赵。

老谭拿着个收音机,别在腰间。站在大门前来回踱步,收音机声音开得很大,咿咿呀呀的也不知道在唱些什么。

老来多忘事,他最近又忘记拿钥匙了。但眉目还算清明,他看了看表,还过十分钟就到了。

老赵还没走到家门就发现站在门口的老谭。傻愣傻愣的站在那里来回踱步。见他来了,更笑得像是一个孩子。

你来了。老谭关掉收音机,想上前抱抱他的老赵。

这么冷,你也不知道多穿点,看又被锁在门外了吧。人老了骨头不好,你看看你。老赵从裤口袋掏出钥匙,这么多年了,医生的职责还是不忘。

那还不是因为你总是喜欢去跟她们跳广场舞。老谭委屈,悄悄的用手在老赵的手里画圈。

那也没让你跟着去呀,谁让你不会的。老赵从他手里拿过收音机放到柜台,下次再这样,我真把你锁在家里。

好了好了,不生气了,下次我一定带钥匙再跟着你们去。老谭笑着在人脸上啵了一口。

他们亦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兜兜转转数十年,遇见了再爱上就是缘分。

——————————————

*没什么鬼,就是昨晚回来冷的发抖的随笔

*写的不好请见谅QAQQAQ爱各位小天使w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评论(10)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