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蔺靖]不腻

*嗷嗷嗷回来了看到咪太跟胭脂太太点赞了!!!


*提前祝“妈妈”生日快乐! @Cherry_soda 必须要有生日贺文的啊


*张嘴吃饼😂


————————————————————

————————


呆毛


  每逢冬季,呲啦呲啦的静电,窗上褪不去的霜花,以及,萧景琰每天一大早翘起的呆毛。都是绒绒的。蔺晨这样想,不是,萧景琰特别绒。


  一起床,萧景琰的头毛必定翘,像被静电炸的四分五裂那种。但天气又冷,起来了又想躺下去,眼睛迷迷糊糊的,就看到蔺晨,柔柔的,就往蔺晨那边靠,“大冬天的你起那么早啊!”


  蔺晨帮他扒拉扒拉头毛,前面几撮服软地贴下额头,顶顶几撮还高高翘着,怎么都不肯下来,蔺晨不去弄了就贴着他的额头,进行冬季“morning call”,先帮帮揉揉眼,带茧的指腹划过长睫毛,痒痒的却很舒服,萧景琰又软了些,鼻子哼哼两声。


  “呆毛呢?”“今天的弄不下来。”


  蔺晨的手指在萧景琰的耳廓划过。


  “那就等弄下来了再起来。”


眼睛


  蔺晨总有那么些怪趣味,这一点在萧景琰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蔺晨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件校服,宽松了些,套在萧景琰身上刚刚好,校服摆堪堪过大腿。


  他喜欢让萧景琰穿着校服,把衣领高高立起来,拉链拉到头头,长长的衣领一直立起来可以遮到鼻子,这样看过去,就只能看到那一双眼睛。


  萧景琰的眼睛是很好看的,圆圆的,像小鹿一样的眼睛,看一眼就忍不住想要好好保护起来,永远都是那一份水光潋滟,和那份不变的赤诚。


  想来还是因为这一汪盈盈的水,让他跌入了万劫不复的坑。


  但他巴不得生生世世都溺死在这汪水里。


嘴唇


  两个人都不会做饭。


  “今天晚上没得吃了。”


  后来两个人跟食堂阿姨领了几苞玉米,排排坐在公寓的楼梯上啃玉米,夜里风大,吹的烫手的玉米很快不烫手了。


  彼时两个人都饿得不行,抓着玉米就是啃,蔺晨偏过头去看满嘴塞的像仓鼠的萧景琰,觉得有点好笑,没忍住戳了戳鼓鼓的脸颊,挑挑眉示意他看过来。


  “别动,吃你的玉米去。”萧景琰咕叽咕叽几口下去,还伸手打掉作乱的大手,却不想被人拽住了手腕,蔺晨顺着手腕一路,将萧景琰的腰揽过来,亲上了那张小嘴“别动,我的玉米。”


  他要席卷他的口内,包括牙齿,小舌,和伴有一点玉米的呼吸,都是他的玉米。


 

蔺晨巴巴嘴,腾出另一只手刮刮萧景琰嘴边的一小粒玉米,舔了舔“真香。”


腰窝


  镜子前凝起水汽,朦朦胧胧的,看不到外边,萧景琰刚洗出来,只穿了那件大的校服,下边什么也没穿,两条白花花的腿在蔺晨面前来回走,总看得他心里似是有火。


  “蔺晨,这镜子都起雾了怎么也不知道擦擦你说你。”


  说完也不等人,自己压低了腰身去擦。青年娇好的身体,在他面前,一点一点的放火,他乖顺的头毛,他圆圆的眼睛,他的身子胳膊腿,他的低沉好听的声音,他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催情素。


  蔺晨走过去,准确无误地,摸上了那两个小窝,然后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身下的青年似一根琴弦紧紧绷直了身体,擦窗的动作慢了下来,他的青年几乎是立刻低喘了一声,萧景琰没有回过头去,他喊他“蔺晨。”


  蔺晨吻吻他的耳垂“景琰,你想不想再洗一次澡。”


————————————————

——————

*憋了这么久不更也并没有什么文笔上的提升QAQ


*再过一个星期就是文体周了就可以多更了!


*欢迎红心蓝手小关注,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罒▽罒*


 


 


 


 


 


评论(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