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楼诚]得也哥哥,不得也哥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人能教我开车吗超速的那种

*看了好基友开的车满脑子黄色废料呢

*还有人看自渡吗?有人看就补坑QAQQAQ

……………………………………

1
  现在上课时间赶得急,古诗什么的都要提前上。明诚在公寓里为下午备课,上的是诗词五首,明楼下午课不急,也乐的在一旁看他在教案本上批注。

  明诚的钢笔字练的极好,他以前就是板书这一块的楷模,不像化学老师写元素符号多了字体也往狂草那边偏,说元素符号都是连着说,这事没少被同学们拿来开玩笑。
提到化学,明楼有点好笑地偏过头去挡住明诚的视线,“最近有小崽子跟我反映,大家上化学多了上你的课背的是‘卖C翁’,默的是‘卖碳翁’这事是不是真的?”

  明诚写不来批注,摘过眼前人的金丝眼镜戴到自己鼻梁上“再惹我就不用要眼镜了。”“唉唉唉开玩笑呢,眼镜眼镜。”

2

  逢时明台已经回来,他现在还在上高中,嚷着不要住宿又不想专车接送,大姐拿他没辙让他一到五去明楼的教师公寓凑合。明楼无限不爽推脱着说“大姐,有阿诚跟我住了他来像什么样子。”最后被大姐一句“反正以后都是一家人”怼回去了。

  明楼是真看不出明台有哪里招人喜欢。但明台一来,绝对是要威威风风,气势昂扬的来,上下个楼梯蹦跶嘎吱响,恨不得拿个大喇叭跟整栋楼说“我明小少爷来了!”
可明台就偏偏嘴巧,他甚至可以从一毛不拔的蔺晨那里讨到一碗粉子蛋。公寓在四楼,他上来之前这里敲一敲那里探望探望,上来了可以得到小半袋解馋的小零食。而这时候明诚不管在忙什么都会凑过来,两个人一起把好吃的挑挑拣拣,明楼凑过去也想问来着,被明诚一句话“你都多胖了还吃!”怼回去慢慢扒拉他的沙拉。

  “大哥你真应该庆幸碰到了阿诚哥。”明台把嘴里的零食吃的脆脆响,故意让明楼看到吃不到,明楼就知道这小子从没安好心,每次都来个“马后炮”,不就是因为阿诚多给了他零花嘛,至于吗?

3

  “阿诚我就吃一口。”“没门,你自己看看这脂肪占多大比例。”“一口……”“吃瓜去。”

  明台这么一来,明诚又不记得要备课的事了,一看时间,匆匆忙忙又回到书桌,还有一篇辛弃疾的《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里面“鹧鸪鹧鸪”的,明诚还需要查阅点资料,叫明楼查查看它的叫声有什么寓意。

  “行不得也哥哥,行不得也哥哥。我听蔺晨那鹧鸪不是这样叫的啊!”明楼拿手机给他看,又转头过去看对面窗外的鸟笼,明诚没好气地说“人家那是只沾了黑点的鸽子哪是你说的鹧鸪啊?”

  “你什么时候也叫我一声‘哥哥’来听,你看明台都叫了多少年了。”“那是大哥能一样吗?人家这百度上说了,是夫妻之间,离别愁绪,我又没有跟你分离喊什么喊……”

…………

  “你……喊不喊?”

  “大哥……”

  “错了重喊!”

  “哥哥……”

  “不够不够……”

  “行不得也哥哥……真的不行了……”

  “我的阿诚真乖……”

………………………………

*没有没有全部乱写

*就是想开车但是不会QAQQAQ求教

*欢迎红心蓝手小关注,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