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多cp]请你吃糖

*知道再过两个星期又要段考的我头都凉完了QAQ

*自渡的坑短路了,说不定等成绩出来这就是最后一篇了QAQ

*先张嘴吃饼QAQ

……………………………………

 
楼诚

  明楼刚开始还神秘兮兮地说,待会有好地方要去。

  吓得明诚拑肉的筷子都抖了抖,啪叽一声肉掉了,从头到尾好好扣紧了。

  其实只是去操场散散步,这个时候了,还有很多学生乐的在操场上打球什么的。明楼明诚碰见他们班里的几个小崽子,一看表,嚯哟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晚自习了还不吃饭,赶紧赶着人吃饭去了。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这时天气已经很冷了,天边的红晕慢慢被墨色侵染,开了灯,又亮堂起来。从操场这里还可以看见教师公寓里有同样亮堂堂的几扇窗户。

明诚穿的少,只一件单衣,而夜间最容易打霜。明楼看过去,觉得身边人一颤一颤的睫毛有趣的紧,看着没多少人了,脱下外套来给挂在明诚臂弯上,偷偷趁夜色做媒从垂下的衣角牵过明诚骨节分明的手,牢牢握于掌心。

  “暖和点了没,明老师。”

谭赵

  做班主任还要有一点就是能说。

  今天给班里上新单词,不知道怎么扯着扯着就扯到北京全聚德去了。

  那时还是他和小赵医生在2004年一起去的北京。那时候工资几百块,物价相比现在简直是便宜的过分。

  一元就可以得三斤的大桃子,卖水蜜桃的老奶奶看他们两个像愣头青又送了个,大个的被小赵医生捧到手上问他“老谭,你看我脸大还是桃子大。”
  还说到北京的烤鸭,豆汁,元宵。他记得他受不了这边的味儿,尤其是豆汁,可是小赵医生过了水土不服的坎儿正欢呢,这里尝一点那里尝一点。

  他们去逛的南锣那一带,人生地不熟的,老谭怕小赵走丢,总是随手带着地图,走一点看一点记一点。小赵没有老谭这么多顾虑,走到哪算哪,一头扎进了无数个叫不出名字的胡同,最后绕的连老谭都找不着方位了,去问了胡同口卖红薯的阿伯才走回去。后来小赵一想起来就学阿伯的京腔。

  “平平,我想吃桃子了。”

凌李

  凌远很少会吃李熏然的醋。

  但是他今天竟然会为了一个发小而气闷。

  她比我年轻,比我好看,比我有优势,熏然爸妈喜欢她,他们两个是发小,家长早就见过面了,又一起看着长大的,当时还差点定下娃娃亲,而且今天熏然还给她薅头毛……

  凌校医有苦,凌校医不说。凌校医觉得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熏然啊,你今天不乖……”凌校医边动边说。

  “我……我哪里不乖了……”身下的人被生理泪水模糊了视线,又奈何一张嘴便是急喘,紧咬着被子,又不敢再说。

  “你就不该这么好,好到我害怕失去你……”李熏然觉得这个整天爱说土味情话的凌校医真的是流氓。

蔺靖

  天气冷了,萧景琰病了,蔺晨忙了。

  “我说你这是什么体质啊,平常看看我都多少调理了,还感风寒,现在难受了吧。”蔺晨洗了手,又放到萧景琰额头上,还是烫。看萧景琰难受,蔺晨也不好受,心疼,不说话了,只是去换水量体温的次数又勤了点。

  萧景琰睡的迷迷糊糊,感冒了,他也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大半夜的突然发起烧来。鼻子不通气,呼吸难受,喉咙又干的很,说不出话来,就看着蔺晨在眼前不断重影。

  想喝水。萧景琰看了下柜子边的水,还冒着热气,水杯旁边是蔺晨刚刚找好的退烧药,蔺晨出去在客厅不知道翻什么东西去了,萧景琰渴的紧又说不出话,只好自己挪了挪身子准备拿水。

  “萧景琰!”萧景琰水杯还没有拿稳,被门外蔺晨这么一吼,吓到打翻了,幸好没碎,只是这满柜台的水怕是不好处理。

  蔺晨只觉得两眼发黑,要是刚才萧景琰打碎了被割到了怎么办,他怎么就吼出来了,吓到床上的人了,还不敢伸手回来。

  “……蔺晨”萧景琰委屈了,一委屈蔺晨就怕,自己吼的人还得自己来哄。

  “对不起景琰我错了不该吼你。”“……你坏。”

庄季

  今天上午最后一节数学课,居然没有看到数学老师来上课。先是数学课代表哒哒哒跑去找数学老师,没在办公室,然后换班长跟课代表一起哒哒哒跑到办公室找老班。

  老谭不在办公室,倒是明老师和明主任都在,还神秘兮兮地两个脑袋靠在一起那么近,一看就是在商量怎么出题目。

  明诚老师迅速看了一下课程表,说先换体育课好了,打了个电话给季老师,季老师也不接,明诚老师没法,自己顶课。

  而此时庄老师正在公寓里帮季老师熬高汤呢,三儿总说最近训练有点累,得多补补。

  “老庄,多放点排骨!”“唉好勒!”

……………………………………

欢迎红心蓝手小关注,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ω\*)
 

 
 

评论(5)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