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楼诚]做梦(下)

*我是明主任的金丝眼镜 前文点我(❁´︶`❁)

*作业还有数学QAQ先补完文先

……………………………………

  明主任做了一个梦。

 
  明主任睡的迷迷糊糊,做的梦也迷迷糊糊。

  明主任成了明老主任,明老师还是明老师。

  只是教的班不知道是几百班了,教室也不知道还是不是三楼,学校变大了,教务处新来或又走了几个老师,让他的职务轻了许多。

  每天他就提前享受退休生活,挂着个值日教师的牌牌,往衣领口别支笔,小本本踹口袋里就去巡楼。
  也没有什么好巡楼的,主要是这工作上课了也能明目张胆地晃到明诚带的班,梦里面不知道在哪,不过晃着晃着总会晃到的。

  他的阿诚一定还是会在讲台,一手拿讲义一边写板书,身形修长,背挺的直,好听的嗓音多少年都不会腻。

  他每天可能又还会偷偷地踹点水果到另一个口袋,又接着晃楼的名义晃到明诚的办公室,今天可能是放个苹果,明天可能就是梨子或车厘子。
不过他想他最喜欢带的应该是橙子,他称这为“爱诚及橙”,一大把年纪了,还被明老师扯着耳朵说他“你的语文是怎么学的啊!”不过明诚说吃水果也得均衡,所以他也就尽量隔天不重样。

  他还隐隐约约记得梦里阿诚说了他一句,越老越不正经,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谁说的,那我也只对你不正经。

  他可能会调皮的每天一到上午最后一节课,在办公室,或者是就在他们班窗前,就守着明诚,跟大多数学生一样一起等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然后在下课铃响起之后反应迅速地扯过还在讲课的明诚,跟年轻的孩子们一起冲食堂。

  他岁数大了点,但身体还算硬朗,跑过来也不带喘多少,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排长队牙痒痒的孩子们,从教师窗口接过两盒盒饭。

  他老了可能还是那么挑剔,还是爱吃草头圈子红烧肉,也不管体重飙升。明诚总担心他三高,周末有事没事拉着他跑操场。

  如果人不多时,他还可能会拉着明诚在食堂教师区吃饭,如果运气再好点,吃到半时可能会碰到一样爱吃红烧肉又懒得做饭的蔺靖二人,他还可以跟萧景琰再划一下考试重点跟交流下怎么出题目云云。

  蔺晨那才是典型的老不正经,他最爱趁他们谈话时偷偷牵走萧景琰碗里的几块红烧肉或是糖醋排骨,自己边塞嘴里边说萧景琰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爱吃甜的,又怕萧景琰发现,抱着个碗当宝。

  明诚这时已经打了一碗丝瓜汤回来,就着喝了,明楼努努嘴示意他给自己留点,明诚不理他一呱唧喝完,跟蔺晨商量着能不能去捞锅底的排骨肉。蔺晨看到刚刚走过来的凌李跟谭赵四人,打了个招呼,跟明诚去捞锅底肉了。

  刚来的四人坐下,凌远跟谭宗明爱一起数落李熏然和赵启平两个人,一把年纪了学小年轻去吃路边摊,偏偏两个人胃都不好,最后心疼的又只是他们两个,但不管扯天南扯地北最后的中心都还是学生的教育问题。

  明楼在梦里,他看到很多很多,他和他们,一如既往,整整齐齐。

……………………

  “唔……”耳边闪过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楼被惊醒,刚刚拿手臂给明诚垫着睡,现在压的发麻。他快速地想了一下,今天下午明诚的课在第六节,还可以再睡一下,就又舍不得扰他,任他翻个身再睡过去。

  末了,想到刚刚做的梦,他觉得自己的老年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本本分分做个老师,平平淡淡但有阿诚。他拿手揉了揉明诚的头。

“阿诚啊……今天晚上我们在食堂吃吧。”

“唔……好,吃什么?”

“红烧肉。”

……………………………………
*应该是抢食堂的时候有的脑洞(*/ω\*)初一的真的是太能跑了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ω\*)

 

 

 

评论(7)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