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日常鸡血,热爱小甜饼

凌李[现代AU]云烟成雨

*回来了淹没在作业海洋之前再更一把QAQQAQ

*老班新创了两个词分别是“喋喋鸟”和“骚动的公鸡”haha~我觉得前者应该是说嘴碎后者则是臭美😂

*好啦张嘴吃饼

……………………………………

1

  外头下着大雨呢。
  凌远不放心的拨了个电话过去,看向窗外。熏然跟季白他们打球去了,不知道带伞没。
 
  电话接通了,那一头是小孩呼哧哧加咕噜噜的声音,凌远不用看就知道那头小孩又不乖一打完球就跟季白喝冷饮去了。暂且放过你。凌远没来地从哼了一声,“熏然啊,外面下大雨了,你带伞了吗?”

  “没呢,远哥你来接我吧!三哥刚才跟庄恕哥走了,平平人早就被老谭专车接送了。”李熏然呼啦呼啦头毛,流汗太多都不翘了,李熏然执着的想办法把头毛弄翘,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专心对付头毛。

  凌远听那边委屈到不行的声音,怕李熏然等急了,赶快换好鞋子,从柜子里拿了一把大伞,蓝白底格子的,是大学时李熏然送给他的。

  是这把伞呢,李熏然送给凌远的伞。

2

  李熏然大一的时候,也是呼哧哧的,走路像一阵风,当然现在也是呼哧哧的。

  那天开学典礼,凌远作为大四的学长上台发言,在提问时,李熏然一脸严肃,问他的是“学长,学校的食堂饭菜好吃吗?”

  凌远被问住,脑中一大把一大把的资料变成八大菜系,他回到“当然好吃,不过你也可以选择套餐,学弟。”
 
3

  现在回想起来,李熏然吃货的属性是从很早就开始了。凌远不禁哑然失笑。他的小孩,永远都是这么可爱的。

  准备出门了,看到外面又挂起来了风,窗前的香樟叶子啪啪作响。
  得拿件风衣外套什么的,凌远又调头回卧室拿了件风衣,不能让小孩冷着了,刚打完球呢,容易受寒。

4

  李熏然穿着球衣,窝在体育馆旁边的居民楼廊檐下躲雨,他赶得急,忘带衬衫换了,现在耷拉着头毛俯下身来只看着手里几寸大的屏幕。

  远哥什么时候来啊。李熏然有些恼,双手抱住膝盖,乖巧地把头搭在上面,看到头顶上的挡板有些漏雨,滴在他头顶。

5

  “你没事吗,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不用不用了,谢谢你,待会有人来接我。”
  与爱吃学弟的第一次邂逅,凌远认出他来了,刚在球场上打球下来,身上还穿着球衣,有青草和一点阳光晒过的土壤的气息。

  年轻真好。凌远看他笑得开心,都被淋湿了还傻愣愣的,不禁视线往下移,看到了一直往下滴水的发梢边有点微红的耳朵,还有水滴一直留恋的锁骨,白皙的脖子,和有点湿透了的前襟。

  一直盯着人看怪不好意思的,凌远别过了头,看到大雨瓢泼中来了一个穿裙子的姑娘,还散着发,神色匆匆地往这边跑,还喊着“熏然,熏然。”

  听见有人在喊,李熏然眼睛都亮了,也不顾头顶上的挡板就直接站起来一头撞到了,头眩晕得很,也不忘朝女孩挥挥手“瑶瑶,这里。”

  凌远怕他跌倒,在旁边扶了一下,李熏然回头对他笑笑“谢谢学长。”女孩一过来就着急的给他擦发梢上的水,“没事吧熏然。”

  熏然,名字好听。凌远想着,这应该是他小女朋友吧。

  “走走走,你先送我回宿舍,路上跟你说。”李熏然笑得更开心了,想到凌远还没有走,又调头回来“学长你需要我帮你拿伞或者……”“没事不用了有人来接我。”“那学长你小心。”“好。”

  凌远在廊檐下看着两人打闹说说笑笑的背影,不知为何,皱了皱眉。

6

  李熏然眼前的世界变蓝了。

  他抬头,是凌远,他笑了,直接扑了上去,又不注意撞到挡板。“哎哟。”

  凌远有点好笑又心疼的帮他揉揉撞口,半哄半揉的说“好了是我不对我来晚了,走吧回家啊。”李熏然一吸鼻子凌远就要受不了了。小孩委屈到家门口的眼神都快溢满眼眶流出来了,他有点慌的,也不管就拿手给他擦水,越擦李熏然越委屈。

  凌远没法,只能先拿风衣给小孩盖严实了,严严实实,一点也不可以给别人看到,再哄着小孩,撑着伞慢慢回去了。

7

  回家到半时,雨太大,行人道上铺满了雨和落叶,积了水,难走。凌远看看没有打雷,先把小孩牵到一棵玉兰树下躲雨。

  这小孩怎么手这么冷,凌远捉住李熏然被雨水浸得发白的手,放在嘴边哈气,李熏然生着闷气,也不说话,在凌远怀里就露出一个小脑袋。

  凌远笑笑,偷偷在手上吻了吻,还有些挑逗地亲了亲发白的指尖,李熏然耳朵开始变红。“熏然啊,这旁边是栋居民楼呢。”李熏然耳朵通红。

  凌远看他像通电一样变红的耳朵和脸,觉得再逗可能就哄不来了,索性,天时地利人和,佳人在侧,偷香一个。

  先轻啄了一下嘴唇,看人没反应就慢慢含住,然后深入,去汲取里面让凌远为之着迷的青草和太阳晒过的土壤气息。

  大雨天,玉兰树下,李熏然的脸真的红透了。

……………………………………
*越写越短了QAQQAQ

*其实就是个接孩子加回忆片段的故事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QAQ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