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麦子

我是要好好学习的麦子求勾搭!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甜麦子

[蔺靖]自渡

*最近在看《摆渡人》,妈耶这个设定太带感了!!

*先开个脑洞吧,目测挺长的,估计得等到放假再更

*有私设一大呱啦叽,时间设定古代正剧向,蔺晨是摆渡人,萧景琰因为祁王事件在去东海途中被人暗杀。后面慢慢会有一些摆渡人的解析

…………………………
1
 

  这次……要去摆渡谁的灵魂?

  蔺晨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周围全是山石,荒草丛生,他眼前有一大堆死人,看服饰应该是一支军队,不知道死了多久,然而已经有溃烂的伤口翻出来暴露在空气中,满是腐臭的味道。

  但出于摆渡人的良好素质,他提前来到灵魂被杀死的地方,等着灵魂慢慢苏醒并接受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同时脑中不断注入灵魂的生前信息,自己在见到灵魂的第一刻会幻化成灵魂的众多纷繁信息中最想见到的一人。

  他感觉到自己的身形面貌有了一点改变,先前散着的发被束起,还将他的宽袍换成了一束戎装,就连林殊常年练武手掌指腹上磨出的茧子这些细微的细节都有。可以说,除了林殊,他现在,几乎没人能辨出他是不林殊,是不是灵魂萧景琰的生前好友。

2

  “咳咳……咳……”

  萧景琰有点吃力的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他的发冠被昏迷前从马上坠落的冲击力撞散,歪歪斜斜地挂在头上。他心有余悸的往后看去,战友身上狰狞溃烂的伤口让他有点作呕。他还是不敢相信,竟然半路上有人要害他,父王不过是遣他往东海边关练兵,怎的会成这样。

  他上下好好检查了一遍,奇迹般的是,除了衣服有被枯枝刮破的痕迹,和头冠被撞散,就连他最后一瞬被刺中的胸膛现在也止住了血。他以为会刺得很深,因为他记得是穿透了胸膛,他几乎一低头就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身体不住涌出的血,和狰狞的血洞。

  他不愿再去回想。他现在应该想想要去哪里,按道理来说,父王如果得知他被刺杀,应该早就派人来寻,只是,这周遭的一切简直太安静了。

  他有点茫然,但他也知道一直这么待下去不是办法,他拾好自己的剑防身,决定先徒步走到东海边关再给父王回信。

  “景琰!”

……………………未完待续

这篇设定是琰琰倒追哦(❁´︶`❁)

其实这个时候琰琰已经死了,蔺晨给他摆渡,当时琰琰最牵挂的人是小殊,他还不知道赤焰军的事,他还想着大珍珠呢!

小殊跟琰琰只是友情向哦不要误会!

 

[楼诚]做梦(下)

*我是明主任的金丝眼镜 前文点我(❁´︶`❁)

*作业还有数学QAQ先补完文先

……………………………………

  明主任做了一个梦。

 
  明主任睡的迷迷糊糊,做的梦也迷迷糊糊。

  明主任成了明老主任,明老师还是明老师。

  只是教的班不知道是几百班了,楼层也不知道还是不是三楼,学校变大了,教务处新来或又走了几个老师,让他的职务轻了许多。

  每天他就提前享受退休生活,挂着个值日教师的牌牌,往衣领口别支笔,小本本踹口袋里就去巡楼。
  也没有什么好巡楼的,主要是这工作上课了也能明目张胆地晃到明诚带的班,不知道在哪,不过晃着晃着总会晃到的。

  他的阿诚一定还是会在讲台,一手拿讲义一边写板书,好听的嗓音多少年都不会腻。

  他每天可能又还会偷偷地踹点水果到另一个口袋,又接着晃楼的名义晃到明诚的办公室,今天可能是放个苹果,明天可能就是梨子或车厘子。不过他想他最喜欢带的应该是橙子,不过明诚说吃水果也得均衡,所以他也就尽量隔天不重样。

  他还隐隐约约记得梦里阿诚说了他一句,越老越不正经,那么大岁数了怎么跟个孩子一样。

  谁说的,那我也只对你不正经。

  他可能会调皮的每天一到上午最后一节课,在办公室,或者是就在他们班窗前,就守着明诚,跟大多数学生一样一起等上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然后在下课铃响起之后反应迅速地扯过还在讲课的明诚,跟年轻的孩子们一起冲食堂。

  他岁数大了点,但身体还算硬朗,跑过来也不带喘多少,然后幸灾乐祸地看着排长队牙痒痒的孩子们,从教师窗口接过两盒盒饭。

  他老了可能还是那么挑剔,还是爱吃草头圈子红烧肉,也不管体重飙升。明诚总担心他三高,周末有事没事拉着他跑操场。

  如果人不多时,他还可能会拉着明诚在食堂教师区吃饭,如果运气再好点,吃到半时可能会碰到一样爱吃红烧肉又懒得做饭的蔺靖二人,他还可以跟萧景琰再划一下考试重点跟交流下怎么出题目云云。

  蔺晨那才是典型的老不正经,他最爱趁他们谈话时偷偷牵走萧景琰碗里的几块红烧肉或是糖醋排骨,自己边塞嘴里边说萧景琰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爱吃甜的,又怕萧景琰发现,抱着个碗当宝。

  明诚这时已经打了一碗丝瓜汤回来,就着喝了,明楼努努嘴示意他给自己留点,明诚不理他一呱唧喝完,跟蔺晨商量着能不能去捞锅底的排骨肉。蔺晨看到刚刚走过来的凌李跟谭赵四人,打了个招呼,跟明诚去捞锅底肉了。

  刚来的四人坐下,不管扯天南扯地北最后的中心都还是学生的教育问题。

……………………

  “唔……”耳边闪过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楼被惊醒,刚刚拿手臂给明诚垫着睡,现在压的发麻。他快速地想了一下,今天下午明诚的课在第六节,还可以再睡一下,就又舍不得扰他,任他翻个身再睡过去。

  末了,想到刚刚做的梦,他觉得自己的老年生活就应该是这样的,本本分分做个老师,平平淡淡但有阿诚。他拿手揉了揉明诚的头。

“阿诚啊……今天晚上我们在食堂吃吧。”

“唔……好,吃什么?”

“红烧肉。”

……………………………………
*应该是抢食堂的时候有的脑洞(*/ω\*)初一的真的是太能跑了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ω\*)

 

 

 

[楼诚]做梦(上)

*月考推迟到星期天晚自习了🌚不开森

*被两个好基友扒出老福特账号了QAQ慌乱

*先发一点,明天写完作业了再发完QAQ

……………………………………

  前两天明诚还抱怨着这秋老虎的厉害,眼看都要深秋了,还害他白衬衫湿了又湿。

  不过一场雨,悄无声息地,就刷净了深秋的本色。

  明楼摘下眼镜折好放在柜子边上,往窗外看点点被新洗刷的绿放松下眼睛,准备要月考了出题目出得他头疼。

  明诚刚吃过饭还来不及休息就又伏案到桌子批改作文,他总说现在孩子们刚学驳论,他得一一批改纠正过来,废了好大心思。

  不过明诚又是极其自律的人。

  到了午休时间,不管在忙什么都会先放下。
 

他先抬头看了一下客厅钟上的时间,又看了看手里被红墨水删删改改的作文,揪起明楼的后衣领就进房间去了。

“唉唉眼镜我的眼镜!”

  明楼又是一个极其不自律的人。

  为了工作可以拼命的那种,所以他不爱午睡,后来被明诚说是活该头疼,自己却又心疼地帮他按揉太阳穴,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不过现在天气有点转凉了,明诚估计是小时候落下的毛病,一年四季手脚都是冰凉凉的;而明楼又是大号型人体暖水袋,明诚就爱把手凉凉的摸到他肉肉的肚子上取暖,有时候惊得明楼一阵哆嗦。

  明诚心满意足的就着他的暖水袋入睡了。

许是天气原因,迷迷糊糊的,明楼看着窗外的绿,也睡着了。

  明主任做了一个梦……

明主任梦到了什么咧

 

[楼诚 知乎体]看大型虐狗现场很尴尬怎么破(~ ̄△ ̄)~

*渣文笔,锅都是我的QAQ

*好了张嘴吃饼

……………………………………

问:最近在家看新婚哥嫂瓦数突增,来知乎上问问小伙伴们都是怎么化解这种尴尬现场的

……………………………………
@墨镜·小明

泻药

大家好,我是网红小明,上一次那么多高赞被顶到首页谢谢大家了,今天来给大家扒一扒我的两个哥哥(嫂)在家里的二三事。

  周超梅长苏你们给我等着!!!

……………………

   首先这种情况,你首先得有一副高配版墨镜。我首推明家最新生产的一款墨镜,上面配置有高浓度消灭粉红泡泡液,让你即使在看到粉红泡泡溢出框的情况下依旧眼前一片漆黑。

  作为首席官我自然是亲力亲为,自己做实验,实验效果还行emmmmmm比平常瓦数降了很多

  好的回到问题上,下面来揭示一下我的一天以及我是如何机智地化解这种尴尬的

早晨6:30

  “吱呀”一声,对面房门准时打开,我二哥抱着枕头从门缝里出来,身上还披着大哥的衣服。

大哥:你今天还没有给我早安吻呢

二哥:昨晚要的还不够吗滚

  就这样,我明·墨镜墨镜在哪里·台美好又无聊的一天就此开始了。

然而这只是典型的语音物理性攻击,最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听见,如果你不幸就在现场,那最好是赶快溜掉或者找团棉花塞耳朵,这也练就了我威力无比的听力。

2

  早晨7:30

大家都陆续从各自房间里出来了,阿香在厨房里给我们盛粥,我因为六点半就被惊醒之后都睡不着一直在打哈欠,大姐问我最近睡眠质量不好需不需要去问问苏医生

我:能不能让二哥跟大哥每天晚上不要聊“工作”聊的这么晚我根本睡不了

大姐:这样的伐,我去给你说说

  大姐没用的他们还是一样会吵……

  二哥从楼上下来,臂上是大哥的外套,今天换了高领毛衣,大哥还没有出来,二哥进去了,大姐让我催催他们,我戴上了墨镜后去敲门……

  大哥:阿诚你今天真好看

  二哥:明大少爷夜生活挺丰富的嘛

  大哥:阿诚你别激动……

  二哥:今天你自己开车去上班

  大家不用心疼我,我已经找到我的高配版墨镜了。像这种当着你的面“打情骂俏”比上一种情况物理攻击强一些,这时候就需要用到我们明家款高配版墨镜来防止你在听墙角的时候都可能被溢出门的粉红泡泡不仅伤耳朵还伤眼。

3

  8:30,阿诚哥真的开车上班去了,大哥还在悠哉悠哉吃早饭,我为保养眼睛提早溜掉去找曼丽买毛毛领去了。

大哥:回来,一大早你去哪

我:找曼丽

大哥:今天中午……有点事

我:……能拒绝吗

大哥:你也看到了你阿诚哥……开走了家里的车,你先送我去上班……还有你下个月的零花钱……

我:emmmmmm

4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办公室,按照计划,这时候大哥跟二哥都不会在办公室。
  我手里拿着大哥给钱去买给二哥的礼物,想着要不就在办公室等一下他们,然后跟大哥接手后赶快走出去找曼丽,我可不保证他们两个在办公室里能干出什么事。

  走廊里光线暗,我手抽摘下了墨镜,然后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桌子被什么撞歪斜拉拉地,大哥站在桌后有些慌忙地把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看他面色有些潮红,我居然在想他是不是给热的,我就说了一句“大哥那么热你就开两颗扣子呗!”

  我当时居然还没有反应过来!!!

  就随手说了一下为什么不见二哥,还有我们的计划,然后我就看到大哥紧绷着脸,呼吸越来越急促,还嘀咕一声什么,等下有你好看。

  哎呦喂我就奇怪了是你让我帮忙的反过来还要教训我,我就气,走到桌前,可以看出大哥当时真的有点紧张。

  桌上有茶水泼过,文件夹都被扫到地上,我又想他是不是给气的,就随手从旁边扯了一张纸擦一下桌子……

  妈耶这什么鬼不太像茶,我被脑子里蹦出来的信号吓了一下,然后大脑飞速运转,凌乱的办公桌,不太像茶的不明液体……哦!我知道了“大哥我马上去帮你换一杯茶”

喂!你们干嘛都说心疼我啊!我很好的好吧!!

  像这种情况,不小心撞到了真·大型真香现场,最好赶快找个理由溜掉,要多快有多快,这个的话我不能保证消灭粉红泡泡液会不会因为与之相比浓度负值而失去效果。

5

  你们以为我的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吗?并不!!

  晚上23:30,家里一般都是要“早睡早起身体好”,吃过晚饭后不久大姐就上楼了,“你们两个今天晚上少聊点工作,别影响我们明台睡觉,他还要长身体的好伐!”

大哥(一字笑):好的大姐,大姐您早点休息

二哥:我们会的大姐,绝对不会影响明台睡觉

  半夜00:00,对面房间又准时传来emmmmmm的声音,留我一个人裹紧我的小被子瑟瑟发抖……

…………………………

好了就更这么多了,大哥请我去喝茶……好像还有小鞭子

  大家一定要多多关注我们明家新款墨镜啊多多支持!!

  还有就是你们大家能不能帮我找一下两个叫周超和梅长苏的人现在在哪里(⇀‸↼‶)

……………………………………
*第一次尝试知乎体不太懂(*/ω\*)有问题请小可爱提出来

*写起小明来真的好快啊!国庆真的佛了更一大堆

*祝我月考顺利吧大家QAQ还有一大堆脑洞没有更新呢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楼诚]无问

*表白一下我的同桌,她是我认识所有人中很懂我的人,也是极少知道我喜欢楼诚的人,感谢她开导我,❤❤

*嘛也今晚快本有小马哥哥!!听去过的小伙伴说会cue到凯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播*罒▽罒*
……………………………………

1

  阿诚刚来明家时就真的是瘦瘦小小的一只,看起来还没有六岁的明台大。

2

  这些明楼都慢慢养起来。

  阿诚头两个月胃不好,只能吃流食,明楼就让香姨熬好粥,他来喂;阿诚刚开始睡觉总是做噩梦,被惊醒了不敢去找大人,就把自己塞进墙角跟衣柜的角落里。那天被明楼知道了,把瑟瑟发抖的小人抱到臂弯上,从此明楼的房间又多了一个小小的枕头。

  明楼怕阿诚学习更不上,每天晚上都在床头放上一本书,他来念给阿诚听。阿诚也爱听,就是每次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睡着了也还是改不掉偷偷抓住明楼的一小角衣襟。

  明楼也不怪他,被大姐说是“养孩子”,也体验了一把她当年养明台的辛苦。明楼摇摇头表示不苦“明台野成什么样子您也不是不知道,阿诚可比他乖多了。”

今天也是明·日常心塞被虐·小·墨镜墨镜在哪里·台呢。

3
 
  后来明楼便教他写字。第一次,明楼握着阿诚小小的手,教他写下“中国”,教他精忠报国,又盼他一生平安;第二次,教他写下《正气歌》,跟他说做人要有骨气。

  阿诚学的快,练了一年左右,字已是很好看了,笔锋之间有点锋芒又可以很好的隐藏起来,他有点私心,怕自己练太好了大哥就不教他了。

  那日午后,阿诚练了满满几页纸,上面全部是“明楼”。

4

  逢时要回去苏州老家,明台爱玩,去过两次就混得可以跟小朋友称兄道弟。阿诚还怯,见了家里长辈都紧张的说不出话来,明镜看他一个人蹲在门口拿树枝拨弄蚂蚁,赶紧支使明楼去陪他“你去看看阿诚,带他跟明台去周边走走,认识一下。”

  明楼巴不得早点推掉应酬,抱起门口的小孩就找明台去了。

  苏州老家跟上海的家还是不一样的。

  明台知道要去玩也很高兴,扯过路边的狗尾巴草就给阿诚别在耳边,问明楼“大哥,你看,这个像不像大姐的毛毛领?”

  阿诚有点不服气,也扯了几根狗尾巴草插在明台有点扎手的头发后边,“你看你更像。”明台又抓起一把,闹着要放到阿诚的衣服里,两人笑着跑开了。明楼没法,一手一个,两个人才安安分分的走在明楼两边。

  一路上明台一直在不停地问“大哥这是什么?”“大哥为什么这只鸟是这个样子的?”“大哥前面有只狗好可爱是什么品种的?”“大哥……”

  明楼有点躁,又要耐着性子回答,想说你看看你阿诚哥多乖,又觉得小孩子这么冷静看到新鲜事物也不问问不太好,也鼓励鼓励阿诚问问题。

“阿诚,你怎么都不说话了,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阿诚踢掉路边的小石子,小石子骨禄骨碌滚进水沟里,“我没有什么想问大哥的,因为大哥什么都会跟我说,明台也问了问题,大哥一说我不就知道了。”

5

  后来这性子竟是一点不变。

  那夜,香榭丽舍街道,明楼也是这样,拿雨伞抵住他的肩骨,让他跪下,

  “说,为什么什么都不问我,你想过我吗,想过大姐吗,家里让你来巴黎好好读书争取做个学者,你知道自己这么做会有什么下场吗?”

  阿诚早已长大,不是那个一见到生人还会躲起来的小人,他脊背挺得直,也仰视着他的大哥,眼神中是毫不畏惧。

  “大哥不是已经什么都告诉我了吗?大哥教我,‘中国’,教我精忠报国,教我做人要有骨气,祖国陷于水深火热中,没有国,哪来的家!大哥不也是这样想的吗?”

  明楼颓然,他的阿诚,真的长大了。不是那个睡着了还要抓着他衣襟的小孩子,不是什么都乖顺服从听他话的小孩子,不是从来什么都不问自己承受的小孩子。
  他长大了,变得独立,坚强了。可他又还是阿诚。又还是那个什么都替别人考虑,从不为自己着想的阿诚;是即使被蒙冤屈也坚决不妥协不撒谎的阿诚;是他从小到大一手带大也是一直的骄傲的阿诚。
 
  他忘了,他的阿诚从来不爱向他问问题,因为自己已经什么都告诉他了。

6

  回上海后,形势更加严峻,明台被疯子给拐走是谁都没有想到的,阿诚也是不问过他,就私自制定了营救计划。明楼虽气,但事情已经发生,阿诚的性子他向来是最清楚的。不过好在结局不至于弄得那么狼狈。

  被大姐拿小鞭子伺候,他有苦,可他不能说,说了会威胁到家人的安全,这是他最后的底线,所以他不会说,不敢说。

  阿诚懂他,他也不会过问为什么大哥不把一切事情告诉家人一起分担,他只会心疼地看着明楼一次一次更大剂量的阿司匹林,不问他“为什么”,问他“撑得住吗?”

  明楼是无比的庆幸。

7

  抗战胜利后,紧而来之的是内战,国共双方打得不可开交。

  他身上披着汉奸的狗皮,被人指指点点,被削去了狗皮,他说过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活在阳光下,那时候谁都不会看到未来,可他还是会一直无比期待和坚信着,抗战必胜。

  抗战填进去了多少人,他认识的,王天风,郭骑云,于曼丽,大姐……还有他不认识的人更多,他不愿去算。怎么反而抗战胜利了,这个心愿都变成了一种奢侈?

  而阿诚,是他活在阳光下的唯一证明,从来不会去质疑他,问他为什么。因为明楼什么都会告诉他,他们之间,是铜墙铁壁啊。

……………………………………
*国庆居然佛了更这么多篇也是emmmmm

*其实是想表达一下楼诚间的百分百信任,但是不知道就写成这样了QAQQAQ

*自己的文笔配不上自己的脑洞真的是一件很伤心的事情QAQQAQ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QAQ

 

 

 

退圈是不可能的

  今天的事情说实话作为一个双担不生气是假的,但是楼诚圈我是坚决不会退的。

  粉丝的不理智行为并不能代表正主,也请网上那些提到两位演员就骂楼诚的人能还给楼诚圈一个净土,三年了让我好好在坑底养老行不

  从18年2月1日入坑到现在八个月,我还爱他们,在期间也认识了很多好朋友,大家都要好好的,一起度过很多很多个周年❤❤

  大家都好,有楼诚陪着❤❤

谭赵[现代AU]请借余生说话

*前篇指路了解一下凌院长的大伞

*私设一大呱啦叽:老谭跟小赵是竹马竹马,设定年代稍远些,锅都是我的QAQ

*一个表白加双暗恋的故事(*/ω\*)

……………………………………

1

  赵启平高考发挥不错,勉勉强强跟上了谭宗明的脚步,一起去到北京上大学。

  谭宗明走到哪里他就印着步子跟到哪里。

  不过以他的分数要想跟谭宗明上同一个名牌大学还是有点勉强。他查了地图,选了个离谭宗明大学最近的大学,进了最冷门的生物系学医才作罢。

  这是天助我也。赵启平对着那张录取通知书傻笑,被谭宗明一个大手揉乱了头毛,“专心点,看书。”“哦。”

2

  过完年就要提早去学校了。

  赵父赵母问他想坐火车还是飞机,赵启平窝着沙发看他小小的诺基亚屏幕,“都好都好。”只要跟谭宗明一起就好,赵启平偷偷地藏着小心思。

  什么都希望跟谭宗明一起。吃饭的时候要跟谭宗明一起,不过他不是打错了饭就是抢不过别人;打球的时候要一起,他不被别人砸就不错了;看书的时候要一起,谭宗明总是会贴心的帮占三个位置,一个看书两个给赵启平打瞌睡用,还会更贴心的在旁边放上一小包纸用来防赵启平的口水。

  赵启平傻乐着,觉得自己在谭宗明身边晃了这么久,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了吧,不过由于他们竹马的身份,谭宗明的贴心都成了广大女生歪歪的信号,“这么贴心以后一定是个好老公!!”

  小赵平平很不开心,自己都这么明显了还有女生让他帮忙塞情书。

  小赵平平发了个彩信过去,附着一张窗外烟火的图片,“要一起去学校吗?”

3

  谭赵两家父母帮谭赵两人提着大包小包去了车站,坐的是那种绿皮火车,今天下午发车,后天就可以到北京了。

  天气虽冷,但是胜在春节的热闹还没过去,赵启平被穿成一只大粽子,只露出个红扑扑的小脸在外边,谭宗明怕他闷着,松了松绕在脖子上的围巾。

  他们挑的卧铺,四个人一间的那种,两个上下铺,谭宗明照顾他问他用不用睡下边,“你运动细胞不好我怕你上不去。”

  赵启平脸红着揪掉头上的大手,“谁说我上不去的,我还在长身体好嘛我才17岁。”谭宗明依旧不放手,“纠正一下,还有两个月就18了。”“少一天都是17。”“好好好。”

4

  赵启平最后艰难地爬上去了,难得居高临下的看谭宗明一回,谭宗明笑笑“乖乖待着上边啊我去拿盒饭。”赵启平如沐春风。

  等饭途中也进来两个男生,另一个铺的,一问竟然有一个是跟赵启平同校同一个系的,两人愉快地约了今晚打扑克。

  谭宗明回来了拿着两盒饭,赵启平又艰难地踩着支架爬下来吃。“都说火车上盒饭难吃是真的吗?”

  谭宗明给他分好竹筷,正准备回答,旁边的同校男接过话,“嗝屁,分明是难吃到爆炸好嘛。我这里有我妈给我做的糖醋排骨要不要来一点。”

  赵启平看着对面脸色有点难看的谭宗明,又看了看盒饭里的番茄炒蛋,决定选择糖醋排骨“好哇好哇,太感谢你了!”

5

  吃完饭提议说打扑克,赵启平问“老谭你玩不玩?”谭宗明眼皮都没有抬“不玩我看书。”“哦。”

  谭宗明不玩三个人只能玩斗地主。赵启平好抢风头,每次都不看牌就要抢地主,每次都输的惨烈,刚过去一个小时,脸上已经被贴了七八个条子。打牌打得激烈,牌局如战局,赵启平一甩一件大棉衣就甩到谭宗明书上,两鬓沁着汗。

  谭宗明一抬头看到几乎要变成面纱的白条子没忍住笑了笑。之后赵启平实在打得太烂了,谭宗明刚开始只是没忍住在旁边指点一二,后来干脆也加入了战局打牌,四人约定说要打个通宵。

  刚到半夜十二点,熄灯了,把打牌到一半的四人愣着了,没法,各回各铺各睡各觉。

  两人摸黑走回铺,看到之前谭宗明送给赵启平的夜光手表发光了,赵启平回头笑笑,“你看,还可以照路呢这表。”。谭宗明和蔼地打开了手机手电筒。

6

  “你如果晚上睡觉想下来上厕所了记得踢我床架一脚,我怕你摔着在过道。”谭宗明看那边已经有鼾声如雷了,压低了嗓音。

  这算是诅咒吗?还摔着呢。赵启平敷衍着“嗯嗯”了事。他踩支架到办时突然踏空,一个紧张幸好谭宗明在下边,托着赵启平的腰跟大腿才免于被摔。

  “都说了让……让你小心……来着,不听话……”谭宗明说话有点结巴,赵启平脸则是烧的火红,谭宗明居然刚才抱他了!!他突然有点庆幸熄灯跟夜色的遮掩不能看到他的火红的脸。

  他好久都还没有平静下来,一直兴奋的睡不着觉。又碍于“要给老谭树立良好形象”一直维持着姿势没敢翻身,半边身子压的发麻。

  下边真的一点声音也没有,鼾声也没有,对面铺真的大声要爆炸,赵启平起了好奇心,偷偷露出点脑袋往下瞄,隐隐看到一点微弱的手机光线。他还没睡呢,是在跟安迪聊天吗?赵启平心里有点小失落。

  有手机消息提示音发来,赵启平慌乱着找他的小诺基亚,居然是谭宗明发来的,他说“赵启平,请问你可以支付你的余生给我吗?”

7

  赵启平吓到了,翻身往下看,真的是谭宗明,他起身望着一脸懵的赵启平,压低了声音“快点,我还在等你的回复呢。”

  19岁的少年,在等你的回复呢。

  “支付成功。”

……………………………………
*谭赵篇写完了ヾ(●´∇`●)ノ哇~

*准备开个系列*罒▽罒*,但是国庆过后可能很难更了QAQQAQ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

 

 

 

 

凌李[现代AU]云烟成雨

*回来了淹没在作业海洋之前再更一把QAQQAQ

*老班新创了两个词分别是“喋喋鸟”和“骚动的公鸡”haha~我觉得前者应该是说嘴碎后者则是臭美😂

*好啦张嘴吃饼

……………………………………

1

  外头下着大雨呢。
  凌远不放心的拨了个电话过去,看向窗外。熏然跟季白他们打球去了,不知道带伞没。
 
  电话接通了,那一头是小孩呼哧哧加咕噜噜的声音,凌远不用看就知道那头小孩又不乖一打完球就跟季白喝冷饮去了。暂且放过你。凌远没来地从哼了一声,“熏然啊,外面下大雨了,你带伞了吗?”

  “没呢,远哥你来接我吧!三哥刚才跟庄恕哥走了,平平人早就被老谭专车接送了。”李熏然呼啦呼啦头毛,流汗太多都不翘了,李熏然执着的想办法把头毛弄翘,随手将手机放在一边专心对付头毛。

  凌远听那边委屈到不行的声音,怕李熏然等急了,赶快换好鞋子,从柜子里拿了一把大伞,蓝白底格子的,是大学时李熏然送给他的。

  是这把伞呢,李熏然送给凌远的伞。

2

  李熏然大一的时候,也是呼哧哧的,走路像一阵风,当然现在也是呼哧哧的。

  那天开学典礼,凌远作为大四的学长上台发言,在提问时,李熏然一脸严肃,问他的是“学长,学校的食堂饭菜好吃吗?”

  凌远被问住,脑中一大把一大把的资料变成八大菜系,他回到“当然好吃,不过你也可以选择套餐,学弟。”
 
3

  现在回想起来,李熏然吃货的属性是从很早就开始了。凌远不禁哑然失笑。他的小孩,永远都是这么可爱的。

  准备出门了,看到外面又挂起来了风,窗前的香樟叶子啪啪作响。
  得拿件风衣外套什么的,凌远又调头回卧室拿了件风衣,不能让小孩冷着了,刚打完球呢,容易受寒。

4

  李熏然穿着球衣,窝在体育馆旁边的居民楼廊檐下躲雨,他赶得急,忘带衬衫换了,现在耷拉着头毛俯下身来只看着手里几寸大的屏幕。

  远哥什么时候来啊。李熏然有些恼,双手抱住膝盖,乖巧地把头搭在上面,看到头顶上的挡板有些漏雨,滴在他头顶。

5

  “你没事吗,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不用不用了,谢谢你,待会有人来接我。”
  与爱吃学弟的第一次邂逅,凌远认出他来了,刚在球场上打球下来,身上还穿着球衣,有青草和一点阳光晒过的土壤的气息。

  年轻真好。凌远看他笑得开心,都被淋湿了还傻愣愣的,不禁视线往下移,看到了一直往下滴水的发梢边有点微红的耳朵,还有水滴一直留恋的锁骨,白皙的脖子,和有点湿透了的前襟。

  一直盯着人看怪不好意思的,凌远别过了头,看到大雨瓢泼中来了一个穿裙子的姑娘,还散着发,神色匆匆地往这边跑,还喊着“熏然,熏然。”

  听见有人在喊,李熏然眼睛都亮了,也不顾头顶上的挡板就直接站起来一头撞到了,头眩晕得很,也不忘朝女孩挥挥手“瑶瑶,这里。”

  凌远怕他跌倒,在旁边扶了一下,李熏然回头对他笑笑“谢谢学长。”女孩一过来就着急的给他擦发梢上的水,“没事吧熏然。”

  熏然,名字好听。凌远想着,这应该是他小女朋友吧。

  “走走走,你先送我回宿舍,路上跟你说。”李熏然笑得更开心了,想到凌远还没有走,又调头回来“学长你需要我帮你拿伞或者……”“没事不用了有人来接我。”“那学长你小心。”“好。”

  凌远在廊檐下看着两人打闹说说笑笑的背影,不知为何,皱了皱眉。

6

  李熏然眼前的世界变蓝了。

  他抬头,是凌远,他笑了,直接扑了上去,又不注意撞到挡板。“哎哟。”

  凌远有点好笑又心疼的帮他揉揉撞口,半哄半揉的说“好了是我不对我来晚了,走吧回家啊。”李熏然一吸鼻子凌远就要受不了了。小孩委屈到家门口的眼神都快溢满眼眶流出来了,他有点慌的,也不管就拿手给他擦水,越擦李熏然越委屈。

  凌远没法,只能先拿风衣给小孩盖严实了,严严实实,一点也不可以给别人看到,再哄着小孩,撑着伞慢慢回去了。

7

  回家到半时,雨太大,行人道上铺满了雨和落叶,积了水,难走。凌远看看没有打雷,先把小孩牵到一棵玉兰树下躲雨。

  这小孩怎么手这么冷,凌远捉住李熏然被雨水浸得发白的手,放在嘴边哈气,李熏然生着闷气,也不说话,在凌远怀里就露出一个小脑袋。

  凌远笑笑,偷偷在手上吻了吻,还有些挑逗地亲了亲发白的指尖,李熏然耳朵开始变红。“熏然啊,这旁边是栋居民楼呢。”李熏然耳朵通红。

  凌远看他像通电一样变红的耳朵和脸,觉得再逗可能就哄不来了,索性,天时地利人和,佳人在侧,偷香一个。

  先轻啄了一下嘴唇,看人没反应就慢慢含住,然后深入,去汲取里面让凌远为之着迷的青草和太阳晒过的土壤气息。

  大雨天,玉兰树下,李熏然的脸真的红透了。

……………………………………
*越写越短了QAQQAQ

*其实就是个接孩子加回忆片段的故事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QAQ

 
 
 
 
 

 

贺陈[现代AU]短发

*特别感谢哥太愿意授权给我配文,真的是个炒鸡好的人 @哥哥饶命

*图在这里*罒▽罒*

*也特别感谢小天使 @海无边际

*渣渣渣,锅都是我的QAQ

……………………………………
陈亦度视角

1

  我喜欢了十年的人啊,后来他娶了一个短发的女人。

2

  你那天发微信给我,你说要结婚了,我说是吗,恭喜。
  你说,你能不能最后帮我,做一套婚纱。
  我说,好啊。

  那天我见到了那个将要永远站到你身边的女人,可以名正言顺地永远站到你身边。她叫唐晶。她很漂亮,你们很般配。我对自己说。

  可我总是会止不住的想,想。

3

  我在帮唐晶设计头纱的时候,唐晶说,有点后悔当初把长发给剪了。她望着你的眼中有柔情的水,就像当初的我一样。你温柔地笑,为她放好发梢,轻轻地在她额头上一吻,“没事,我爱你又不是你的头发。”

  而我只有把身子弯的再低再低一点,几近匍匐的,去抓地板上根本没有掉落的橡皮,然后再拍拍裤腿站起来,继续画头纱。
我可以是若无其事,但我心里会想,这句话,你以前也跟我说过的。而且你还会先摸摸我有点扎手的头发,再笑着往我的耳朵里吹气,说“我爱你又不是你的头发。”

  我在帮唐晶量尺寸的时候,唐晶说她怕不好看,你说,我如果只是因为你好看而爱你娶你的话那我宁愿从来都没有遇见你。

  而我只有躲闪再躲闪你的目光,专心地做好一个朋友一个婚纱设计师该做的事,可我也希望可以从来没有遇见你。

  唐晶穿上婚纱走到你身边,走到那个我希望了的十年的位置的时候,我的任务,无论是婚纱设计师,还是作为一个朋友,都完成了,我对你,十年的盛大爱恋,也该结束了。

4

  十年,最后你娶了别的女人。
  十年,最后我也该清醒了。

………………………………
*真的写得巨渣QAQQAQ一个小时憋出来的

*第一次尝试写当事人视角的,被人称搞乱了QAQ

*我我我今天可以的话还有一篇凌李QAQ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QAQ

 
 

[楼诚]无恙

*中秋贺文啦啦啦!

*张嘴吃饼

………………………………
1

  今天是中秋节。
  想到这里,明诚提了提速,赶着回明公馆。家里面就差他一个人了。

2
  开到半时想起今天也是大姐生日,又绰绰调头往沈大成家开,大姐就喜欢吃沈大成家的青团。
“春天吃青团当然要配春茶。”  用当季产的鲜茶,茶杯青瓷为上佳,青瓷清茶,在翠绿水面上开出花来。
  只是现在不是吃青团的时节,现在大街上都是卖的桂花糕。
  家里也有两林桂花,一到白露,明台总是爱闹着他跟大哥三个人,提着竹竿去抖落一树桂花,落得满身金粉粉的,大姐也笑笑在一旁看着他们,不时插上几句“你们两个大的不要欺负我们明台啊!

  金粉粉落在他的睫毛上,大哥趁他不注意, 用手抹开在小扇子上的金粉,  “好看的。”明诚也拿袖子抹在他脸上,开出一朵金晕,  “你也好看。

  而后便是将桂花捡净晾干,用作桂花糕。这门手艺桂姨最擅长,后来明诚也跟学了,经常是哄的大姐明台开心的,“我们阿诚啊什么都好, 以后哪家姑娘能有这个福气啊!  明诚心虚地摸摸鼻子往明楼“姑娘”那边瞥,明楼乐呵呵的,“这姑娘是命好。  ”

  这么想着,车子开到沈大成家铺子了,只是不知道之前的三家铺都被拆掉了,现在还在的只是家杂货铺,明诚哑然,又开到凯司令那边买了个栗子蛋糕跟一盒月饼。

3
  他仔细地清点着月饼,怕差了人。想着以前他刚来几年明家时,那一年,也是中秋,大姐过生日,他第一一次见到,吃到那个叫作“月饼”的东西。圆圆的,上面还有酥皮,入口即化的那种。

  那天他怯着往椅子背后躲,  还是不太敢上桌吃饭,而且那天明堂哥也来了,大姐让他喊明堂哥也叫做“大哥”  他怵在人前,僵直着身子,悄悄往后看明楼,喊明堂哥“明堂哥好。”明堂哥人很好,说着年后就要送阿诚两套衣服,还想让阿诚去他那学习调香,明楼不动脸色地帮阿诚挡了回去,被明堂哥说是护崽“说的我就成了拐孩子的大灰狼了!

  明台这时拍着手各各笑起来,拉着阿香跟明堂哥讨红包要,大姐拍拍他手掌心“红包是过年才能有的,这个时候要像什么话。  明堂哥喝上头了,大手一挥,给了几个小孩一人一个,明楼问,  “大哥我怎么没有?”

  “你都多大了还想着红包,这是留着给我家阿诚的。”
怎么就成你的阿诚了。明楼脸黑了黑。阿诚这时已经重新躲进明楼怀里,  他不敢在生人前多言语,于是就扯明楼的衣襟,拽下来一点点,将红包认认真真地放在明楼的大手里,  神情严肃的像在进行什么仪式。

  明楼揉着阿诚的茸苹脑袋低头与他说话,  “这是阿诚的,就是阿诚的。  阿诚点点头,“阿诚的, 就
是大哥的。

4

  那时候可真傻。明诚边开车边想,就这么糊里糊涂地,就跟定了明楼,都没能让明楼也追追他跑。
  也不知道大家吃了没有,这么晚了,不会都在等我吧。

  明诚准备开进明公馆,看见了满院的火光束
起,亮如白昼。

  明台跟曼丽在放烟花,明台总爱逗曼丽,冲她耳边故意发出“嘭! ”的声音,现在大姐不会再帮着明台了,  “明台你不要欺负我们曼丽啊!”  看见王天风侧身在门边,明楼跟他站不远,  “你可不要以为我认你这个姐夫了。”“唉,弟弟。”“疯子! !”王天风心情好,随他说。

  明台看见的他,一个飞扑过来像个猴子挂在他身上,  “阿诚哥回来啦可以吃饭啦! !”
大姐过来嗔到“怎么才回来,明台快下来你阿诚哥工作累死了。”明楼也走过来帮他拿了公文包, 看着一大家子人终于团聚,一起走进了大门。
……………………………………
*哈哈哈祝大家中秋快乐啊

*其实这篇是旧文,稍稍有改动,上次老师说给我们练笔写作文可以写小说,天知道全班无数妹子的言情梦都破碎了,就剩我一个打着亲情的幌子写了爱情哈哈哈哈,而且老师还给全班念了作文哈哈哈哈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看灵不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