衿琯楝

一个穿越千年的捡孩子史

233333333333333最近持续高产(❁´︶`❁)

…………………………
刷榜2时的灵感

………………

1

千年以前

  蔺老阁主在过梅岭时捡到了当时已经变身成白毛怪的林殊,后来倾尽全力,悉心照料,又成功把原本性情飞扬,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升级成了蛰伏十三年谦卑恭顺的梅长苏。

2
萧景琰当上太子后更是收养萧庭生作为自己义子并视如己出,登基后封长林王,一家人其乐融融。后来萧庭生也不负期望,一生戎马热血忠贞报国。

3

  萧庭生也不负众望的收养了一个萧平章,后来封为长林世子,兄友弟恭无不和睦

4
蔺晨:你看你们这一大家子的,动不动就爱捡人

萧景琰:??!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我们家的了

蔺晨:琰琰你终于承认你是我内人了哈哈哈

萧景琰:战英……

5

千年以后

明董事长明镜大小姐捡了一个亲妈舍生取义救人的小明台,后来捧在手里怕伤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结果小明天长成了大明台,熊还是熊,不过成功升级了自配版墨镜大·明台

6
明长官明楼在十几岁那年捡了十岁的小阿诚回家

后来长兄如父,本来本着如父的心弯着弯着就成了如夫的心,成功在人家小阿诚十几岁时“痛下杀手”,拐着拐着拐到床上去,后来就一直没有下来

暴击过盛直接导致了明台的墨镜不断更新费钱

7
明楼:在明家我还是说了算的

明诚:今晚没有红烧肉

………………………………

欢迎红心蓝手,求一下评论看灵不灵(*/ω\*)

虽然活动已经截止时间了,但是还是想发一下,我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看《伪装者》,到2018年2月1日入坑,现在也有半年多了,真的是非常庆幸可以遇见这么好的他们❤❤

…………
在逛贴吧时看到有一个评论很有感触,挺没有礼貌的偷偷记在小本本上了,现在想发一下,如果不小心碰到本人了请多多见谅(不妥删)

“我一直觉得楼诚这一对cp,用爱情来形容他们太过于狭隘,亲情又还少些牵绊,兄弟之情又差了点亲密,他们之间是有羁绊的,这种羁绊让他们的关系远远超脱了爱情和亲情,想来想去也就只有灵魂伴侣最为合适。
  相爱,相知,彼此心灵相互依赖,不需要只言片语,不需要过多解释,就可以懂得你每一个想法,不需要华丽浪漫的誓言和烛光,只愿安静的陪伴着你走过这纷繁的时间,陪你度过每一个相似的春夏秋冬。”

小甜饼2


233333333333333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小甜饼还会有系列,渣文笔,锅都是我的

………………………………

前文点我*罒▽罒*
实名感谢一下胭脂太太的链接教程爱太太爱蔺靖(*/ω\*)蔺靖冲鸭!!
假装可以艾特太太胭脂雪冷
……………………………………

谭赵

1

谭大鳄:是小赵医生啊,是这样的,这个…有个公司老总送了我两张票,我上回不是扭到脚嘛,就想感谢一下你,想请你吃个饭,是星期五晚上,你看看有没有时间……

小赵狐狸:啊是星期五啊我要加班没空

………………嘟嘟嘟,挂了

2

谭大鳄心情有些不好,他盯着手机屏幕,不到30秒的对话他说完那番话快要20秒了,小赵医生很明显是在躲他。

哟呵我还不信了,你敢躲我凌远敢躲我吗。谭大鳄愤愤想。

“哎哟是谭总啊,稀客稀客。”凌远皮笑肉不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了,我新进一批医疗器械给你你要不要。”谭·我很有钱·大·凌远当我是鳄鱼皮大号钱包·鳄势在必得

“怎么…想约我们小赵医生出去约会?”凌·有钱了不起我有然然·远

“你知道了就赶快给他批假”

“可是然然说了他要跟他弟一块……两头我该怎么选”提到李熏然的凌院长异常温柔

“那我再加一百万”

“成交,哪天的假啊”

“……”凌远你大爷的“星期五,我要全天”

3

到了星期五,谭大鳄如愿在医院大门堵到了小赵医生。

“是谭总吧,真的对不起啊我没空你看我忙着呢”小赵狐狸标准的公式化微笑,心里想这谭总还挺好看,上次就见了一面还没有印象

谭大鳄挑挑眉,收了墨镜,满脑子问号,合着这凌远是坑我呐。

“欸,赵医生,你今天不是休息嘛,怎么来医院了,是忘了什么东西吗?”隔壁科室的主任热情提醒

“是啊,落我了。”谭宗明戴上墨镜,不等赵启平反应过来就把人家牵走了

4

都上了人家的贼车了,对方还贼帅,小赵狐狸权当是给自己放放假,就跟着谭大鳄出去玩玩呗,他又不是玩不起,他刚跟曲筱绡分手不到三个月,现在没心情猎物。

小赵狐狸拿出来手机玩消消乐

谭大鳄瞥了一眼,试图找找话让两人之间不要那么尴尬

“咳,你这…玩的是什么”

“消消乐,你没玩过吗?”小赵狐狸特别乖巧的把头歪在坐骑上还晃了晃屏幕给他看,他趁着红灯的间隙,看了看,几个大头的小动物凑成三个消除,没什么新奇的,哦哟,这个大红头狐狸倒是挺像小赵医生的

小赵狐狸想一想,也是,这种大老板天天忙着呢,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哪里有时间去玩他的消消乐

“我没玩过,但是为了你我愿意去玩”老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来

活该!!谁让你问他的!

5

一天下来还是老套掉牙的约会技巧,吃饭,逛街,看电影,赵启平觉得自己刚对谭宗明的飙升的好感度噌的降了一格

“小赵医生啊,我之前…之前不是在电话里跟你提过的嘛,就是…就是那两张票…”谭宗明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只能尴尬的挠挠头,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孩子了,怎么还这样,看来遇到个赵医生可是栽了,栽就栽吧我愿意你管我

小赵狐狸看他的样子挺纯情的,不是说这大老板是个浪子吗,就起了逗逗他的心思,其实就是想撩撩他

“宗明啊~那你说我们又要去哪里玩啊我都陪你~”收起来之前在医院公事公办的态度与有礼貌的疏离感,小赵狐狸突然间就觉得其实自己跟着谭宗明也没有什么不好

眼前的老男孩眼睛都亮了亮,他眼角的褶子更多了,笑起来多好看,赵启平想

不过后来他就不这么想了,两个大男人月黑风高的,一起坐摩天轮,怎么看怎么别扭

谭大鳄心想,这凌远敢坑我,明楼跟蔺晨可不会,听蔺晨说他上次跟萧景琰告白就是在这,后来明楼也实践了,效果还不错,今天看赵医生心情还挺好,就趁现在吧

6

两个人一起上了摩天轮,里面空间更狭小了,而且在摩天轮慢慢升高的过程中一句话都不说,赵启平又拿出了他的手机来化解尴尬

“这…流量还挺快的啊”谭宗明没头没脑冒出来这么一句

赵启平满脑子弹幕:这傻不拉叽的大头还在等什么啊,难道他就只想跟我坐一轮就放我回家?这琰琰哥上次不是说蔺晨就是在这里跟他表的白嘛。这货怎么还不行动要我来嘛

“是啊,是挺快的我游戏都过关了”玩个消消乐还要开流量我岂不得穷死

又无话可说了,就看着窗外的夜景等着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

小赵狐狸心想,这一不做二不休,我表白就我表白,我还怕他不成

“谭宗明……”
“赵启平……”

“你先说……”
“你先说……”

这是玩什么,小赵狐狸纳闷

“赵启平,我说了……我喜欢你,我想追你,你…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就这样吗?

“我不会说什么土味情话,也不知道怎么约会,因为之前都只是别人约我……好了这不是重点,你是我见到第一眼就会喜欢上的人,叫什么一见钟情,我想应该也差不多,我朋友常常说这是要栽了,那我也就愿意栽在你身上……说了这么多,你愿意跟我交往吗?”谭大鳄这是第一次跟人告白还有些囧

“咳咳……谭宗明你给我听好了啊,不是你要追我,而是我要泡你!!”小赵狐狸终于露出了他的尖牙,猎物上钩了

“诶诶诶,是是是”谭大鳄一脸受教的学生模样,这么一听反倒愣了,“你是说……你要泡我”

7

“对啊,我就是要泡你,我也喜欢你,你,答不答应?”小赵狐狸扯过眼前人的领带,两个人近的都可以看清对方脸上的细小的绒毛

近了一步看小赵狐狸的眼睛更大了,好像含着水似的,就跟那个星星一样,里面星星满满都映着谭宗明,谭宗明不再犹豫,按着小赵狐狸的脖子对着嘴就吻了下去,真软,跟棉花糖似的。他以前总觉得世间爱情多薄情,现在碰到赵启平了,栽了就栽了,现在网络怎么说的,真香!

有人说,如果相爱的两个人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的时候接吻,那他们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

谭赵篇也写完啦!这篇爆字数了,也没有想到可以写这么多,不会写吻戏直接拉灯啦!ヽ(〃∀〃)ノ渣文笔见谅

楼诚 可能是BE【假的】

今天做阅读题看到一篇聂鑫森先生写的《逍遥游》有感,,强调一下
本人政治历史日常废,渣文笔,有写得不对的地方麻烦大家帮忙提出来,我会改,感谢小天使们ヽ(〃∀〃)ノ

………………………………………………

1

  他已是韶雪满头。

  伏案在有些坑洼的桌前,黝黑的大手握着同样一支黝黑的钢笔,队里没有电灯那些洋玩意儿,煤油灯也很少用,而且队里几十号人,不可能就给他用了去。只好借着晨曦散散落落射进窗棂的微光,艰难地用几天粮票换来的纸笔歪歪斜斜地在上面写着些什么。

  钢笔年久失修,免不了落些锈,可笔尖是怎么也不出水,拧了几下,锈死了,拧不开,反倒是疼的他龇了龇牙。

  这儿的冬天就盛产冻疮,鼓起来,硬硬的,热了就痒的紧,又总是挠不着道,明楼大半辈子都没有挨过这种苦,久了之后反倒愈发平静,也就随波逐流去了。
  
  摆弄了好一阵,光亮越来越少,急的他额头已布满了一层薄汗,好在这笔还算硬气,还能用,这样就可以写信了。明楼心想,他还从来没有过像为一支笔而如此紧张过。
    他写,见信如晤,吾弟明台。

2

   明楼进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真要追究起来还真说不准。

  同队跟他当时一块进来的也只记得说他当时一看就是个标准的资产阶级,穿得跟上层社会那些个走狗汉奸一个狗模样,其实进了农场,谁不都会是一个样,一个下场。

  不同于其他人的,应该是明楼身上有种不可抗的威严气场,进了农场还是沉稳,他的背挺的直,如松如竹。

  别人背地里怎么说的他他也不是不清楚,只是他觉得没有必要,别人不都是说他是个大少爷,吃不了苦干不了活,骂他是汉奸走狗,他也不应不吭,挺老实的做着农活,整天喂喂猪,放放羊,挖挖菜,除开吃穿用度跟以前的没法比,日子倒也还算过得去。
   
  不过他队里有那么几个,劳改前是政府上的大官,还有的是某某校的教职工人员,他们的日子可就没有明楼好过了。大腹便便的,气质清高的,受不了的早就上吊自杀了,剩下的全都跟扒了层皮似的,见到食物就往前扑,什么气质见鬼去,活着才是硬道理。

  这么一来,队里的正常人也没有几个了。

  不过挺让他看好的是个三十出头的青年,听说是个教书的,与他们这些个五六十的糟老头子关在一个屋,不善言语,脾气还挺倔,就跟阿诚似的。明楼想。

3

   后来,鬼使神差的,两个人分到放羊小组,久了,在队里也算是有个伴。

   明楼年纪虽大,但好在年轻时有过一番历练,身手还不至于那么迟钝,两个人经常边放羊边挖野菜充饥。

   队里人多,分配下来也没有多少菜了,逼的明楼刚进来两年就已经识得了不少野菜,但还是瘦去了一大圈,瘦了也好,这样血压没有那么高阿诚也不用总惦记。明楼想,现在刚好领领小伙子让他少吃点苦。
   衣服也总是潮,明明在北方,空气干燥,偏偏这衣服就是潮,还有潮味,又还薄的很,里面全是破棉絮跟大团大团的芦花绒,占了潮一点保暖作用都没有。

  久而久之,膝盖关节什么的也染上了一点风湿,一到雨季就生疼的厉害,明台曾回信过来说担心他的腿,不过明楼什么也没敢说。

4

   队里可没有眼镜跟阿司匹林这种洋玩意儿,明楼年轻时本就带了副眼镜,视力不好,如今也是愈发严重,须离得很近才可辨析清楚,稍远些就只剩模糊的轮廓了。

  而他头疼的旧疾也是愈演愈烈,久了神经衰弱得厉害,一点声响都能将他惊醒,一个晚上睡不了四五个钟头,而此时窗外的墨色未减半分,在等天亮的时间里就只剩浓浓的思念。

  他就望着空洞洞的天花板看,似是要看透去,看到远在千里之外的人。明台半年前来信时提起已经有阿诚的消息了,现在应该已经跟明台曼丽他们在北京生活得挺好的吧。
    明楼盼着,望着,就想等着他出去了,去找明台,去看那个每夜出现在他梦中的人,他还有好多活想对他说,他想说,说什么,什么都想说,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此时无声胜有声,他只想见他好。

5

   为数不多的闲暇时,明楼也会跟青年聊点往事。青年名字还挺好听,叫杨立青,本来是说叫杨靖的,结果靖字写大了,小本本上就变成了杨立青。
    明楼笑笑,缘分这都是缘分。
    后来他们就会聊点文学艺术,杨青年很尊重明楼,总是“先生先生”地喊,明楼只听了一次就让他改过来了,说叫“老师”好了,杨青年如获至宝,眼睛噌的亮了一下,嚷嚷着要行拜师礼,明楼不做声。
    明楼真的是一个好老师,以前教明诚是,现在教杨立青也是,大姐常说“我们明家是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北方呼啸的天不适合养它们,不过好在还可以养棵小白杨,一样的。
    明楼教的范围太广,从他教明诚念的第一本书,从《野草》《墓碣文》,从《资本论》,到后来被红卫兵押走前书桌上的经济学,天南地北地教,毫无章法。

  杨青年只是个小小的文学教师,又没出过国,早期的中国现代文学还可以,后面涉及范围太广,有些力不从心,学起来更是用心的狠,很像当年刚入明家的明诚怕自己不够优秀大哥大姐又把他丢回那个小黑屋的样子。

  明楼眼睛暗了几分,别过头去看蓝天飞过的候鸟群。

……………………………………未完待续……………

好了脑洞就到这么多先,后面的还需要想想(*/ω\*)

  

   

 

一个没头没尾的小甜饼要什么题目

  第一次写文,OOC全是我,锅我都背,现代私设,渣文笔,和同桌聊天产生的小脑洞
  (*°ω°*)ノ"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2333分割线——————————

楼诚

1
准备过七夕了,虽然说两人彼此心意相通也有十几年了,现在再来搞什么浪漫也不符时下,不过我们明长官还是觉得应该赶赶时代潮流,给爱人表表白什么的。

2
明长官文能提笔安经济,武能镜片送归西,可就是情商这一点缺根筋。
点开知乎新顶上来的高赞,有关“如何浪漫而又不显幼稚的表白”,答主还很细心地帮忙分了“未婚”和“已婚”,明长官心里弹幕:我跟阿诚这都熟悉到亲密负20了岂能是那小小的红本本能决定的,毅然决然划到底。
答主写到“没有什么是比来一盘榛子酥更实际的表白,如果有,那就两盘。”明长官心里再次弹幕:??!这什么鬼,还不如来两根小黄鱼来得实在。
只好再划到上面,看一下“未婚”,答主写到“最实用的就是在摩天轮上升到最高点时表白,然后千万不要等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不要脸的迅速kiss一下对方,因为下一秒你就很可能会有被丢出窗外的性命之忧,经验之谈,百发百中,切莫模仿!!!”结尾还着重加了三个感叹号,看来的确是经验之谈啊,明长官内心无比感叹。
3
万般挣扎之下明长官还是决定试一试,今天特地早退去了一趟海市最高的摩天轮,看着眼前成双成对的小情侣跟他一个半截身子入土还穿着跟游乐园欢脱青春气息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正装一起买票内心不好受,早知道就拐阿诚一块来了,明长官腹诽。来都来了不坐一趟关键是这票钱还挺贵,只怕是比拐来了阿诚下场还要惨。
4
摩天轮慢慢上升,怎么回事?说好的心跳加速跟气血直飚呢?!不管那么多了,明长官打了个电话给阿诚。
“阿诚你猜我现在在哪里?”内心还有点小激动
“欸!”电话那头无奈与疑惑各掺半,“才五点二十你就早退啊明长官”大哥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我现在在海市摩天轮的最高点,你去窗台那里就可以看到,”顿了顿,还咽了口水“听说只要相爱的人在这里接……”
话还没有说到关键,阿诚的低音炮就隔着手机屏幕直达明楼耳畔“好啊你,拿我辛辛苦苦坑梁仲春,不是,挣的钱去坐摩天轮!最近很闲啊!”
明楼内心os:哎哎哎,不大对啊这根本不是我预料的情景啊
5
明长官提着又沉又重的步伐一脸丧气的回了家,迎门却是阿诚墨色深邃的眼和不住上扬的嘴角,他身上系着围裙,却没有一点熏人的油烟味。他上前去抱了抱明楼,在明楼没有丝毫预料下直接轻轻踮脚如蜻蜓点水般啄了一下明楼的唇,耳边还是好听的低音炮,从胸腔里发出来的气声“好啦!乖了,我还不知道你。”
6
明长官心里直接把之前看的那个答案从差评转为五星好评,七夕将至,某人还不知道某人吗,你们说呢

…………………………

好了好了,真的只是个小段子,没想到爆字数了,第一次写文,锅都是我的,渣文笔,写得不好请小可爱们多担待些了(*/ω\*)

入坑,从剧版小说开始……

你说什么~!!
女装大佬里漏了马天宇!?
我马兰兰琴川一枝花好不(*/ω\*)

今天是情人节,你只剩最后的期限,还不快点送西兰花哄我开心😊😊😊

哇哇嗷嗷嗷嗷!!!强行安利!!帅的出血!为马天宇疯狂打call!!